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专题策划 >

地震后的次生水灾害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3-08-08 11:21

地震后的次生水灾害

在世界上的自然灾害中,地震是仅次于洪水和旱灾的大型自然灾害之一。地震灾害之所以严重,与其次生灾害多有关。地震造成的次生灾害包括山体崩塌、滑坡、堰塞湖溃决、泥石流和水利工程损坏等。例如,地震引发的山崩,可导致河道堵塞、水流壅积、堰坝溃决或冲决,从而引发大的水灾;也可能致使大型水利工程的溃坝、决堤,引发大的洪水灾害;还可能致使煤气泄漏,引发大的火灾等。因此,有时地震次生水灾害所造成的损失,甚至比地震的直接损失还要大。

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借鉴。1933年8月25日,四川北部岷江上游茂县叠溪发生里氏7.5级大地震,死亡6800余人。地震引发的大滑坡堵塞了岷江,在汶川上游大约100千米的河段形成了大小两个堰塞湖。地震后45天,江水骤涨,叠溪堰塞湖溃决,洪水将沿岸茂县、汶川、灌县(现在的都江堰市)大部分村镇席卷而去。叠溪地震和地震引发的水灾,共夺去了2万余人的生命。

1999年台湾地区发生“9·21”大地震,震级为里氏7.3级,引发中部山区发生多处山崩与滑坡现象。地震所造成的崩塌土体堆积形成了10余处大小不一的堰塞湖。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同样也给水利工程造成很大的灾害。据调查统计,“5·12”地震后,仅四川省就有2000多座水库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堤防破坏长度为700多千米,形成大小堰塞湖100多个,这些堰塞湖和震损水利工程给相关区域带来了次生水灾害风险。

与汶川地震一样,芦山地震也发生在同一个地质断裂带上,该区域内存在很多高山和沟壑,就有发生泥石流和滑坡等次生灾害的可能性。而一旦发生余震或遇到降雨,则可能会引发次生水灾害。

地震对供排水系统的破坏,以及地震损毁导致新的污染源产生,往往会造成次生水环境污染和饮用水困难。地震带来的滑坡、泥石流、崩塌等地质灾害,使有些地区的地表水排泄不畅和积水,造成水体水质下降,极易发生疫情。

对于地震产生的一系列次生水灾害,人们在历次灾害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采取有效措施积极应对,降低灾害风险。长期以来,国内外地震专家和水利界人士也一直进行着各种研究,以使地震灾害对水利工程的影响最小。归纳起来,当今水利工程的防震减灾主要有三条途径:一是地震预报。人们可在地震发生前逃出危险地带,就能有效减少人员伤亡。但由于该问题的复杂性和预报手段的局限性,因此地震预报工作至今仍然是世界上尚待解决的难题。二是工程抗震。为做好水工建筑物的抗震设计,减轻地震破坏及防止次生灾害,水利及水电行业制定有专门的《水工建筑物抗震设计规范》。国内外震害情况表明,水工建筑物一般从地震烈度达到7度时开始出现震害。因此,各国都以7度作为水工建筑物抗震计算和设防的起点。抗震设防的目标是:小震不坏、中震可修、大震不倒。三是应急抢险救灾。地震次生水灾往往有滞后于地震的特点,这就为采取防灾减灾措施以及布置救援系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历史证明:应对自然灾害,防胜于抢,抢胜于救。

 

地震受损水利工程的应急处理

  李可可

 

地震往往具有突发性、毁灭性等特点,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极为惨重的灾难。地震灾害发生后,大量的基础性设施遭受破坏,其中水利工程往往发生大坝裂缝、坝基或坝肩漏水,土坝滑坡、坝体渗漏,渠道堵塞,溢洪道、涵管等泄洪设施断裂、堵塞,堤防坍塌等一系列的问题,不仅危及水利工程本身,而且给工程下游地区和堤防保护区的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的威胁。

水利工程的破坏往往就发生于地震的几十秒或一两分钟的时间内,事前一般难以采取预防措施。因此,在地震灾害发生后及时对水利工程的险情进行应急处理是关键,这可使地震灾害的损失和危害降至最小。

根据国务院《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国家地震应急预案》、《国家突发地质灾害应急预案》等的规定,在处理地震及由此引发的次生性灾害如山体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突发地质灾害公共事件时,首要的工作原则是“以人为本,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员伤亡”,把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作为首要任务。根据上述应急预案中的应急响应制度,各级政府及其水行政主管部门应成立抢险救灾应急指挥部,开展损毁和有隐患的水利工程的巡查、应急修复及灾后重建工作。

地震发生后,各级水行政主管部门应该对境内的水利工程,尤其是堤防、水库大坝、水闸等工程进行排查,及时掌握工程破坏的情况及其隐患,有针对性地制订抢修方案,尽可能组织修复、控制险情。

地震前后,往往伴有降雨等灾害性天气,加之震后的余震,对水利工程的修复极为不利。因此,在灾害过程中不可能对工程的毁损进行彻底修复,而只能按照“以人为本,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员伤亡”的原则,设法消除险情和隐患。

例如,当堤防、土坝出现渗漏、管涌时,可采取导渗、筑平压井、反滤坝、堤外堵洞等措施;对可能漫溢的堤防或土坝,应及时加筑子堤,或用木板平竖在堤顶,板后用木桩支撑固定;对于发生裂缝和滑坡的堤防,应采取筑阻滑土撑(墩)、削顶减坡、抛石压坡等措施;对于坝基、坝肩漏水的问题,可采取封堵、筑平压井、反滤压渗、反滤导渗等办法解决。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为了避免因垮坝而造成的重大人员伤亡,对于受损和有隐患的水库大坝,要设法及时泄空水库,从根本上保证大坝及其下游群众的安全。如果溢洪道受到破坏,或水库下游的泄水渠道因滑坡、坍塌而壅阻,不能及时泄水时,那么就要采取果断措施,对下游居民进行紧急转移,确保其生命安全,同时设法疏通渠道,修复溢洪道、泄水涵管等泄水设施,确保水库大坝、水电站等工程的安全。

地震灾害中水利工程的应急处理还涉及水、雨、工情的监测预报和水利工程的优化调度问题,应按事先制定的紧急预案对工程进行科学合理的调度,在可能的情况下,既应保证正常的供水、供电,又要保证工程的安全,同时还要提前做好准备,应对因降雨、余震等而引发的山洪、滑坡、泥石流对水利工程的不利影响。根据《国家地震应急预案》的有关规定,水利部门有权对灾区易发生次生灾害的设施采取紧急处置措施,并加强监控,以防止灾害扩展,减轻或消除危害。

 

堰塞湖:震后急需拆解的炸弹

 王艳艳

 

由地震引发河道两侧山体滑坡或崩塌、滑坡体或崩塌体落入河道形成拦水堤坝、河水聚集成湖的现象称为地震堰塞湖。地震堰塞湖堵塞了正常河道的水流,使堰塞湖区内的水位不断升高,水体的渗流压力会逐渐增大,在疏松堆积的堰塞湖堤上形成管涌,从而造成溃坝,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湖区中的全部水量一起排泄出来。这样,高水头洪水将造成下游的灭顶之灾,形成很大的地震次生灾害。

堰塞湖的分类

从地震堰塞湖的形成过程和其可能造成的灾害来分,堰塞湖可以分为3类:高危型堰塞湖、稳态型堰塞湖和即生即消型堰塞湖。

高危型堰塞湖,指形成堰塞湖后,河道依然保持原来的下泄路径,没有别的泄流通道,造成堰塞湖内持续蓄水,而坝体又不稳定,虽大部分堰塞坝体并不会马上被冲垮,但随着蓄水量的增大,逐渐形成管涌或裂缝,在形成后几天甚至若干年后被水压冲垮,垮坝时,将有巨大的能量释放出来,形成严重的地震次生水灾。

稳态型堰塞湖,亦称“死湖”,指在形成后存在了100年以上,未决口垮坝的堰塞湖。这类堰塞湖主要是由于堵塞的河道未能完全堵死,或者还有其他的泄流通道造成河流改道,因此堰塞湖内来水和泄水保持平衡,如果坝体结构较为稳定,那么这种堰塞湖可以保持很长时间,我国西部地区有不少湖泊属于此类型。

即生即消型堰塞湖,地震时,河流遭受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物质阻塞,形成短时堰塞湖,但由于坝体十分松散,因此很快就被累积的湖水冲毁。此类堰塞湖水量较少,势能小,因而危害一般不大。

堰塞湖的危害

堰塞湖是较为常见的自然现象,其大多发生在偏僻的高山峡谷地区,一般较少引起普通民众的注意。若是堰塞湖发生在人口和社会经济密集区,则可能引发上游湖区淹没或者溃坝洪水灾害。

堰塞湖对上游可能造成的灾害主要表现在湖内水位上涨,淹没上游的农田、村庄、厂矿、道路、桥梁、铁路、输电与通讯线路等,乃至造成人民群众的生命损失。例如,1933年8月25日叠溪地震,在岷江银屏岩、大桥、叠溪等处从上至下形成三道天然堆石将岷江堵塞,使黑水入江口处以上至叠溪的28公里河段江水断流。大海子坝以上江水形成涌浪挟沙石回水北流,1小时后即淹至沙湾,使震后村中残迹荡涤殆尽,牲畜、田园、房舍无一幸免,死于震灾、水灾者有300余人。

堰塞湖对下游可能造成的灾害主要表现在天然坝溃决,下泄的洪水泥流在很短的时间内冲淹房屋、淤埋土地,导致下游地区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也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叠溪堰塞湖在地震后45天(10月9日)由里氏4.5级余震触发,松平沟内公棚、白腊寨等海子的部分溃决洪水涌入岷江干流上的3个海子,加之岷江上游松潘、南坪一带阴雨连绵,江水骤涨,致使叠溪海子坝突然溃决。洪水2小时后到茂县,浪高26. 7米;半夜到汶川,浪高20米;次日凌晨到灌县,浪高13. 3米。浪高虽已减弱,但到乐山大佛之下时却仍然是水洗大佛脚面。沿江村镇、房屋、城墙等均被一卷而光或被乱石淹没。两岸的农田被淹没或淤埋,人、畜落水后很难幸免。

再如,1840年冬天一次地震在印度河上诱发的堰塞湖,次年6月溃决造成的大水灾,将下游400千米处一座兵营及500人吞没,另有数百名村民被冲走,数千人失踪。

在较少情况下,堰塞湖也可能成为有用的资源。一些早期形成、安全稳定的堰塞湖如今已成为特色风景区,如我国著名的黔江区的小南海和宁夏的党家岔湖。一些条件较好的堰塞湖若因势利导加以处理,则可以用作供水、灌溉、发电等,如新西兰的韦克瑞莫纳(Waikaremoana)堰塞湖,经处理后建成了一座装机124 MW的水电站,至今仍在运行。

我国的堰塞湖

自1856年至2010年以来,我国因地震而形成的堰塞湖共计175个,主要分布于我国西部地区,特别是西藏、云南、甘肃、四川等地,我国的台湾省也屡有发生。堰塞湖频发范围同一般的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频发范围基本一致,其主要发生地点一般位于山壑纵横、河流下切作用强烈、河床与两侧山体高差较大、两侧山体间距离较近的高烈度地震区内。同时,地震堰塞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较易出现在径流量较大的支流上,特别是穿越山区的支流段。四川省是最易产生堰塞湖的省份之一,自1856年以来共计产生68个。四川除长江主流流经该省外,还有其他众多支流,这些都是孕育堰塞湖的重要基础。

宁夏也是产生堰塞湖较多的一个省区,其中有很大部分是源于1920年海原里氏8级大地震。由于黄土高原千沟万壑的地貌条件,河道两侧松散堆积较多,因此容易发生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当大地震发生时,河道两侧的松散沉积物很容易崩塌,进而堵塞河道形成堰塞湖,但这种主要由土体坝形成的堰塞湖一般寿命较短,震后几年内大部分会自然消失。

堰塞湖的处理方案

在有堰塞湖灾害发生时,处理的目标应以最少的工程手段使原河道恢复自然的冲淤平衡状态。在做好防减灾工作后,应待原河川系统较稳定后,再施行必要的工程手段,如掘开部分坝体,降低堰塞湖水位,或者考虑水流漫顶后对坝坡的冲刷情况,实施局部性滚压加固措施等。另外,也可在天然坝下游面,设置防沙坝以稳定其坡脚,减轻管涌掏刷基脚的危害。

除工程措施外,其他预报预警系统及教育倡导措施等也极为重要。毕竟防灾与减灾不可仅依靠工程方法,在人与自然和平共处的同时,也必须预留时间与空间上的缓冲区,以降低危害程度。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在灾区诱发了34处规模较大的堰塞湖,特别是唐家山堰塞湖,其坝体高度、体积和蓄水量、影响范围等在已知的堰塞湖史上均属前列,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唐家山堰塞湖抢险指挥部制订了“疏通引流,顺沟开槽,深挖控高,护坡填脚”等施工方案,自5月21日起,用10天时间建设完成应急疏通工程,开挖了总长475米的泄流槽,成功地降低了坝前水位,基本解除了唐家山堰塞湖的危险。在泄流的同时,还启动应急疏散预案,其下游绵阳市、遂宁市20余万人进行安全转移。

 

泥石流:悬在高处的一把利剑

 栗 方

不容小觑的地震次生灾害

我国地质环境复杂,自然变异强烈,已成为世界上地质灾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我国,大部分省区都发生过里氏6级以上的地震。1976年7月28日唐山里氏7.8级地震,使上百万人口的工业重镇,顷刻间成为一片废墟,是20世纪全球破坏性最大的地震。更可怕的是,地震还会间接引起一些次生灾害。

泥石流是山区特有的一种突发性自然灾害,它以强烈的侵蚀、巨大的搬运和堆积能力给环境带来深刻的影响,给山区经济建设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和严重威胁。山地、丘陵和比较崎岖的高原占我国总面积的2/3。在这些地区,地震一般都伴随不同程度的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灾害。

从生还率的角度来讲,泥石流的威力在各种灾难里面名列前茅。它身兼洪水和山崩的双重特点:像山崩一样,发生前,悄无声息,鲜有征兆,发生时破坏力惊人,势不可当;又如洪水一般,它飞流直下,千里奔袭,漫山遍野,影响广泛。由于山区特殊的地质构造,因此泥石流灾害隐患始终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

“泥石流的天然博物馆”

云南东川是我国泥石流暴发较强烈的地区。沟谷数量多、密度大,由于特殊的地质构造和地理环境,加之人类不合理的经济活动,因此东川滑坡泥石流频频发生,且规模巨大,类型齐全,堪称“泥石流的天然博物馆”。

1966年2月5日,东川发生里氏6.5级地震。震中地区90%的土搁梁屋倒毁,其余房屋多严重震坏。此后的强震期使东川泥石流的发展加剧。仅东川铁路在1970-1981年的11年中就发生泥石流灾害250余次。

泥石流一般是在一次降雨的高峰期,或是在连续降雨后发生的。比如1981年,东川达德线泥石流,成昆铁路利子伊达泥石流,宝成铁路、宝天铁路的泥石流,都是在暴雨的情况下发生的。

地震灾区再遭重创 

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让半个亚洲震动,让整个世界震惊。地震次生灾害如鬼魅般“潜伏”两年后暴发。

2010年8月8日凌晨,舟曲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拉开了震后泥石流暴发的大幕。

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倾泻在那座拥有约5万人的县城,因灾死亡和失踪者近2000人,舟曲5千米长、500米宽区域被夷为平地,舟曲之殇惊动全国。尽管我们身处一个地质灾害多发易发的国度,对不少地质灾害的发生可谓习以为常,但舟曲的苦痛,还是给许许多多的人留下了惨痛的记忆。

时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表示,舟曲泥石流灾害的发生主要有5方面原因。一是地质地貌。舟曲是全国滑坡、泥石流、地震三大地质灾害多发区。舟曲地区为秦岭西部的褶皱带,山体分化、破碎严重,大部分属于是炭灰夹杂的土质,非常容易形成地质灾害。二是“5·12”地震震松了山体。舟曲是“5·12”地震的重灾区之一,地震导致舟曲的山体松动,极易垮塌,而山体要恢复到震前水平至少需要3~5年时间。三是气象原因。当时国内大部分地方遭遇严重干旱,这使岩体、土体收缩,裂缝暴露出来,遇到强降雨时,雨水容易进入山缝隙,形成地质灾害。四是瞬时的暴雨和强降雨。由于岩体产生裂缝,瞬时的暴雨和强降雨深入岩体深部,因此导致岩体崩塌、滑坡,形成泥石流。五是地质灾害自身的特征。地质灾害隐蔽性、突发性、破坏性强。今年国内发生的地质灾害有1/3是监控点以外发生的,隐蔽性很强,难以排查出来。所以一旦成灾,损失很大。

“大地震后,我们知道泥石流迟早会来,但来势之猛烈超乎大家的想象。”四川地震地质灾害专项防治规划编制组组长、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防治与地质环境保护国家专业实验室工程地质研究所所长许强说。

2010年8月12日晚开始,四川龙门山地震断裂带沿线连降暴雨,汶川、都江堰、绵竹、什邡、绵阳等地发生泥石流、崩塌等地质灾害。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突袭四川,造成四川省754万人受灾,2000多间房屋受损,121间倒塌,整个映秀新城浸泡在洪水中。同时还在映秀形成两处水量巨大的堰塞湖,使120米宽的岷江改道。泥石流暴发点,巨石裹挟着泥浆侵占道路,堵塞河道,到处都像被猛兽爪子刨过一样,遍体鳞伤。

暴雨是诱因,地震是主因。除降雨量暴增这个诱因之外,“5·12”地震是这次四川泥石流暴发的主要因素,专家称此次泥石流可看作是汶川地震的“次生灾难”。汶川特大地震之后,地区的地质结构发生了明显改变。汶川地震的破坏力之大,震松的泥土和震裂的山石量在我国历史上可以说“前所未有”,其中安县就产生了迄今为止在全球都堪称规模较大的滑坡。山体整体震裂、松动和破碎,大量山体滑坡,岩石垮塌,这些垮塌下来的泥土和石块,遇到强降雨天气,就形成了凶猛可怕的泥石流。

许强依据日本和台湾的经验判断,大地震后泥石流高发期会维持3~5年,如果长的话可能10~15年。

隐患在于远忧

今年4月20日,里氏7级地震再袭四川。5年前的疮痍还在平复,人们心中的伤口亦未愈合,如今又不得不面对新的灾难。地震夺去了人们宝贵的生命,随之而来的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制造着新的危险,也给抢险救灾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本次地震中心,地处青藏高原延伸段与成都平原的交界处,地势险要,地广人稀。芦山县、宝兴县一带的地质地貌条件和汶川一样,大部分都是山区。加之该地区有“雨城”之称,是四川的降雨中心,而诱发泥石流的重要因素恰恰是强降雨,所以导致该区塌方、泥石流等地质灾害不断,地震后一路上都是飞石、塌方等。

“汶川地震称得上天翻地覆,大多数松动岩石都震下来了。芦山地震强度远没有汶川地震大,山上的岩石许多被震松了,却没有掉下来或者滑下来,这就大大增大了地质灾害发生的几率。”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中心的常务副主任田廷山说,现在还不是汛期,如果不及时排查、发现并治理,那么一旦汛期到来,许多隐患就可能酿成灾祸。

余震数量多、震级高,对斜坡坡体潜在的破坏性非常大。坡体松散,但松而未滑、摇而未掉,隐蔽性、滞后性强。雅安降雨非常丰沛,诱发次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我们希望受灾地区的人们,一定要重视对地质灾害的防范,防止出现新悲剧。”田廷山说。

历史是一面镜子

舟曲是“5·12”汶川地震重灾区之一,受地震影响,山体松动、岩石裂隙增加,破碎程度加大,大大提升了舟曲发生泥石流灾难的几率。然而,总体来说,当地在防灾预警方面的意识还是很薄弱的,特别是对发生地质灾害概率最高在7月、8月的规律把握不深,对人类某些活动产生的负面影响——即所谓“人祸”认识不透。大规模的强降雨,最终“引爆”了灾难的发生。尽管泥石流暴发于凌晨,民众确实难以避让,最终伤亡惨重,但从地质灾害防治的角度看,一些教训是值得汲取的。

这其中最深刻的教训,就是当地对森林的过度采伐,对大自然掠夺式的开发。在过去的若干年间,舟曲进行了大规模的林木采伐,“竭泽而渔”。研究表明,崩塌、滑坡、泥石流及地面塌陷等灾害的70%~80%由人类活动诱发。乱砍滥伐、工程活动又成为其中主要的“罪魁”。而降雨,尤其是暴雨和特大暴雨不过是地质灾害的直接引发因素。毫无疑问,人类对大自然、对环境的掠夺与破坏,舟曲不是孤例。“舟曲是一面镜子,映照着全国很多角落”,诚如此言。从全国范围来看,诸如在斜坡上建筑房屋、工厂;采矿不规范,乱采滥挖,导致地质构造破坏;对山林乱砍滥伐,造成植被地表裸露,岩石风化严重,地质结构松散的情形,随处可见。

历史就是一面镜子,前人的经验教训摆在面前。在地质灾害易发地区,人类不当的活动,很可能换回的是沉痛的灾难。而一旦灾害发生,特别是特大型地质灾害,不仅会造成数量众多的人员伤亡,而且将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代价之大,往往超越了“竭泽而渔”者的想象能力。

 

地震后的饮用水安全处置

  赵清爽

据了解,在芦山地震中,雅安市共有1727处供水工程损毁,影响人口约102万人。四川省水利厅农水局局长王华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供水、饮水关系着广大群众的生活甚至生命。在大灾面前,保饮水是仅次于保救人、保交通畅通之外的重要内容。

大灾之后防大疫是救灾的基本常识,保证灾民能够喝上清洁的饮用水对防大疫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地震之后的饮用水往往会出现中断供应、水源污染等问题。

水源污染主要是指地震灾害会导致各类化工厂、化学品仓库、化工商店、农资商店、家庭存放的农药等暴露在环境中,易于污染水源;同时,地震造成地下水位改变,使深井水受浅层水或地面水渗透的影响,造成污染;水源附近有罹难者遗体时,也可能会影响水源;此外,水源周围的卫生管理不善,有污水、垃圾、粪便时,也易于造成水源污染。

水源性肠道疾病的发生是因为震后集中式供水中断,由于饮用不卫生的水,导致人群肠道传染病的发病急剧增加。在饮水紧缺的情况下,如果人们饮用雨水、坑水、池塘水、河水等不安全的水,那么会有导致肠道传染病流行传播的危险。  

开展地震灾区应急供水工作,保护水源与保障饮用水安全,是抗震救灾、恢复灾区生活的关键工作之一。

震后的应急供水主要包括运送瓶装水、水车送水和分散式取水。瓶装水是我们最常见到的供水方式,无论是汶川地震还是芦山地震,赈灾仓库里堆积如山的瓶装水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供水方式快捷干净,是灾后保证用水的首要选择。但是瓶装水的供应成本很高,需要从灾区之外运入,一些运输通道受阻的地区第一时间很难满足供应,因此这种方式在短期内实施可以取得明显的效果,不过很难保障长期供应。

水车送水相对于瓶装水来讲,灾民可以就近取水,水车的密封性较好,水质卫生安全。但是缺点也很明显,一是受交通情况制约,二是水车的容量有限,1辆4.5吨的水车,日供水4~6次时,按每人每日供水5~6升计算,可供3000~5000人饮用。

分散式取水是指临时将一些就近的公共设施(如游泳池)改为蓄水池,应急供水。该种方式供水前必须对池底和池壁进行彻底的卫生清理与消毒。蓄水后,为防止水质污染要设共用取水桶,或采用浅水泵,将水引入装有几个小水龙头的水箱,供人分散取水。

震后应急期供水

震后应急期供水以净化处理为主。在进行水净化之前,必须选择一个相对较好的水源。中国医促会健康饮用水专业委员会主任李复兴教授认为选择应急水源,应该综合考虑4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水量充足,根据当地的气候、季节、居民用水习惯及供水服务半径等,选择能满足居民供水量的水源。二是水质良好,根据水源周围的环境条件、卫生状况及水质分析结果来判定。选择水质良好、流行病学上安全、无地方病、无毒害及无放射性危害的水源。三是便于保护,如果水源经常受到工业废水或生活污水的污染, 那么即使有完善的净水设备和严格的操作管理, 也不能保证供水的安全。四是技术经济上合理,在分析比较各水源的水量、水质之后, 应结合取水、净化及输配水等设施的要求, 尽量减少投资, 选择技术与经济均为合理的水源。选择水源的总原则是, 先选用深层地下水, 若有困难, 则依次选择泉水、浅层地下水和地面水。

震后找到的应急水源往往是不能直接饮用,必须经过净化处理。地震后对饮用水进行净化与消毒一般采取混水澄清法、饮水消毒法。

混水澄清法:用明矾、硫酸铝、硫酸铁或聚合氯化铝当做混凝剂,适量加入浑水中,用棍棒搅动,待出现絮状物后静置沉淀,水即澄清。没有上述混凝剂时,可就地取材,把仙人掌、仙人球、量天尺、木芙蓉、锦葵、马齿苋、刺蓬、榆树、木棉树皮捣烂加入混水中,也有助凝作用。

饮水消毒法:煮沸消毒,效果可靠,方法简便易行。也可用漂白粉等卤素制剂消毒饮用水。按水的污染程度,每升水加氯1~3毫克,15~30分钟后即可饮用。为验证氯素消毒效果,加氯30分钟后应做水中剩余氯测定,一般每升水中还剩有0.3毫克氯时,才能认为消毒效果可靠。个人饮水每升加净水锭两片或2%碘酒5滴,振摇2分钟,放置10分钟即可饮用。

如果水源地水源较好,那么还可以使用澄清法。该方法可以在短时间内去除水中沙粒等大颗粒有机物质,不需要药剂。取水后将原水放置在较高圆柱形容器内,较粗大的颗粒物可在10分钟内沉淀去除。取上层清液煮沸饮用。当水中颗粒物小于10微米时,短时间内不能下沉。

如果水源地水源比较浑浊,但没有受到污染,那么就可以采用简易渗透法。在离水源3~5米处向下挖1个50~80厘米深、直径约1米的坑,让水从沙、石、土的缝隙中自然渗出,然后将已渗出的水取出,放入盒或壶等存水容器中。注意不要搅起坑底的泥沙,要保持水的清洁干净。

在实际中,往往是沉淀、沙过滤加煮沸技术的综合应用。这种方法适用于居民安置点和单户分散供水。去除粗大漂浮物的水源水经2~3小时沉淀后,取上层水放入沙滤槽过滤,过滤后的水放入铁锅、大壶或烹饪用高压锅内进行10分钟左右煮沸,煮沸后的水即可供饮用。  

采用粒径0.2~1.0毫米的河沙作为滤沙,沙层厚度为1米左右。滤水沙槽可用多个装填沙粒的水桶串联而成,应保证总的沙层厚度在1米左右。当沙层滤水阻力过大时,应将表层沙层取出、清洗后重新填充。沙滤槽过滤效果,即滤后水的浊度,可以通过调整水流在沙滤槽的流速和装填的沙粒直径来进行调整。

恢复与安置期供水

这个时期的重点工作一般分为3个阶段。一是水源地保护阶段。水是影响人们正常生活秩序的重要因素, 对于震后恢复期, 保护水源是非常关键的, 是保证饮水安全的重中之重。在这段时期,政府供水主管部门会采取相应的措施保障水源水质。首先,应该选择新水源, 或者修复、清理原来的水源。其次,应该在这个时期或是以后重建时期, 必须把水源地划成保护区, 由专人看守, 使它不再被污染或是遭到自然或人为的破坏。最后,对取水口采取一些技术上的处理,如井水的井台要高出水面, 在水源周边不要建立厕所、工厂等, 这样可以有效保护水源水质的安全。二是恢复水厂供水阶段。此时灾区基本上进入了相对稳定的安置恢复期,由于自来水厂的水池、管道、管网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因此要完全修复需要一定的时间。三是供水阶段,在水厂修复以后, 应该全面对水厂和管线进行消毒、清洗。用10 ~15ppm(溶质浓度)的氯对出厂水消毒12 小时; 对于管网则采取两端进行封闭, 加氯进行消毒, 24小时后再用清水对管网进行冲刷, 从而可以有效地达到消毒的目的。在生产水的过程中, 应该进行卫生评价, 若符合卫生标准,则再进行供水。

灾后重建期供水

在灾后重建阶段,王华建议一是对于城市及重要乡镇,供水设施要寻找稳定、可靠的水源,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应有备用水源;二是集中供水设施的设计标准、建设质量和资金投入要相应提高,能应对大地震等突发情况;三是组建由水利抢险、水质监测、卫生防疫等部门组成的快速应急小分队,遇到突发情况,立即出动投入抢险修复,保障饮水安全。

另外,鉴于汶川地震和芦山地震的经验教训,建议在灾害易发、多发地区增加供水、饮水的物资储备。例如,抢险工具、管材、应急水泵等。考虑到成本因素,可以分区域储备,哪里遇险情,就近调运,以提高抢险救灾的实效。

 

 

来源: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系统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