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专题策划 >

旱“痛”云南

作者:王兰兰 栗方 清爽 发布日期:2013-07-25 08:46

 

旱“痛”云南

云南,素有“亚洲水塔”之称。

云南,自2009年至2013年,连续4年大旱。

河流断流,水库、蓄水池塘干涸见底,农林作物大面积受灾,人们生活极度困难……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助理、研究员郑晓云表示:“如果云南干旱得不到彻底解决,未来50年云南将有可能出现沙漠化现象。”

云南超过全国平均4倍的水资源到哪儿去了?

云南大旱产生的原因是什么?

云南大旱何时才能停止?

2010年云南遭遇百年大旱时,有专家说,其实所谓的百年大旱,就是一个概率问题,像彩票中奖率一样,在历史的长河中,总会有那么一年碰到这样的情况。

如今,4年的连续大旱已经证明,云南大旱远不是一个“概率”问题那么简单。同样在2010年,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气候专家许建初的见解更值得我们思考和警醒:“云南百年大旱是存在必然性的偶然事件。”

连年干旱刺痛“彩云之南

2010年,云南遭遇百年一遇的全省性特大旱灾,干旱范围之广、时间之长、程度之深、损失之大,均为云南省历史少有。云南大部、贵州西部和广西西北部已达特大干旱等级,其中楚雄市尤为严重,20余万农村人口缺水。

严重干旱已经造成云南全省742万人、459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云南各灾区采取凭票供水、筑坝蓄水、组织运水等措施保障灾区民众用水。2010年小麦播种面积3700万亩,受灾面积达3148万亩,占已播种面积的85%。云南省在很长一段时期,已把解决人畜饮水问题放在抗大旱保民生促春耕的第一位。

2011年,云南发生春夏连旱。截至当年97日,干旱已造成全省9个州市66个县(市、区)849.7万人受灾,300万人、156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大春作物受灾1403万亩,成灾808万亩、绝收92万亩;林地受灾1440万亩、成灾827万亩、报废333万亩。全省直接经济损失近70亿元人民币。

2012年,从当年年初到97日,干旱造成云南全省9个州市66个县(市、区)849.7万人受灾,300万人、156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大春农作物受灾1403万亩、成灾808万亩、绝收92万亩。据气象部门预测,近期全省大范围降水天气稀少,抗旱救灾形势不容乐观。

2013年,干旱持续中……

旱情初现

2013年年初,云南地区旱情初现。

玉溪市截至2013130日,玉溪市小春农作物受旱面积达66.92万亩,占目前已播种面积的46.6%。玉溪市库塘蓄水总量仅为3.47亿立方米,与正常年份相比减少了1亿多立方米。与此同时,抚仙湖最低水位已达下线,不能再提供农业用水,尤其是湖边水稻种植区,只能改种玉米等旱生作物。

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旱情更加严重,截至215日,全县库塘蓄水总量1.0359亿立方米,比去年同期减少3508.5万立方米。据了解,该县冬季农作物总播种面积31.975万亩,粮食作物播种面积23.34万亩,全县农作物累计受灾61150亩,成灾18640亩,绝收2550亩。

楚雄彝族自治州,截止到218日,已经150多天没有有效降水,超过10万人、5万头大牲畜饮水困难,冬季农作物和小春作物受旱面积超过100万亩。

灾情加重

持续至3月初的旱情已造成云南省497万人受灾,其中143.65万人、79.6万头大牲畜出现不同程度饮水困难,农作物因旱受灾面积达到804.3万亩,成灾382.5万亩、绝收83万亩。同时,旱情还造成云南省134条中小河流断流、138座小型水库干涸。

据气象部门统计,今年1月1日至228日,云南省平均降水量为13.4毫米,偏少64%,省内有114站降水偏少到特少,占云南省总站数的91%。云南省大部地区土壤墒情持续下降,除文山、红河局部地区无明显旱情外,其余大部分地区均不同程度受旱,其中丽江、大理、楚雄、昆明、玉溪、曲靖等地旱情严重。

32817时,国家减灾委、民政部针对云南、甘肃、四川3省近期严重旱灾给受灾群众造成的生活困难,启动国家四级救灾应急响应,派出两个工作组赶赴灾区,查看灾情,协助开展救灾工作。

截至417日,云南省11个州市出现中度以上气象干旱、局部达重特旱,致使323条中小河流断流、331座小型水库干涸,造成云南省1244.89万人受旱灾影响,342.38万人、168.91万头大牲畜出现不同程度饮水困难,云南省因灾需救助人口269.77万人。干旱还造成云南省农林作物大面积受灾,云南省已有1173万亩农作物受灾,成灾537万亩、绝收128万亩;林地受灾面积2331.11万亩,云南省直接经济损失近100亿元人民币。

初步缓解

经过428日以来的降雨天气后,云南省有20个县()进入雨季。据了解,从4288时至558时止,云南省有124个县(市)出现了一次明显的降水天气过程,累计降水量达到30毫米至148毫米的有62个县(),其中降雨量大于100毫米以上的有文山、江城、金平、澄江4县(市)。最大降水出现在文山市,为148毫米。另外,降水量在10毫米至29毫米的有35个县()0.1毫米至9.9毫米的有27个县(市),只有洱源县滴雨未降。

“亚洲水塔”缘何遭遇水之殇

上篇:天之祸

地理:山高水低,望水兴叹

云南,简称“滇”,因境内的大湖滇池而得名。滇池碧波万顷,风光旖旎,素有高原明珠之称。

如同她的简称“滇”一样,云南是一个水资源大省,境内有大小河流600多条,大小湖泊40多个,著名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伊洛瓦底江、红河、珠江等六大水系全部流经云南。

然而,云南水资源丰厚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受云南地貌和地形的特殊性影响,大量流过云南的地表水难以被利用。

从地理构成看,云南是一个山区、半山区面积占94%,坝子(河谷、盆地)仅占6%的省份,地势垂直,落差大,海拔最高点和最低点相差6600多米,山高坡陡,峡谷很深,雨水顺着地势快速向处于峡谷底部的江河汇集,江水奔腾而过,人们要利用起来比较困难。若要把这些处于低海拔的河水输送到高海拔的山区和半山区,难度很大。水流量极大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伊洛瓦底江等都是这种状况。

云南水资源分布极不平均。云南6%的河谷和盆地集中了1/3的人口和1/3的耕地,但水资源量只占全省的5%,对于居住在这些地区的人们来说,水资源极为缺乏。

云南地貌的特点也决定了地表蓄水较难。云南全省面积为39.4万平方千米,但岩溶面积就达到11.0万平方千米,接近全省面积的1/3。这些喀斯特地貌以及峡谷陡坡状的地方,山坡上没有水,水在山沟里,如果出现旱情,取水非常不易。

一份最新的调查显示,在西南岩溶石山地区74万平方千米的调查区内,石漠化面积达10.5万平方千米,占调查区面积的14.2%,其中云南省的石漠化面积为2.8万平方千米,年增长率为2%

可以说,目前云南地表水的形势不容乐观,一旦石漠化加剧,地表将会彻底丧失本来就不多的储水功能,造成的结果是更多的地方开始缺水。

气候:冷暖气流难以交汇

降雨的形成需要北方的冷空气和南方的暖湿气流交汇。云南处在青藏高原东南侧,平均海拔在2000米左右,属于低纬度高原,由于全球气候以及本身地理的原因,这几年来,冷空气下不来,暖湿气流又上不去,两者不能在云南有效相遇,降水自然难以形成。专家分析说,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全球气候变暖,太平洋厄尔尼诺现象加剧,破坏了大气结构,造成海洋季风也就是南方的暖湿气流无法登陆云南。

二是云南高原容易形成“焚风效应”。所谓“焚风效应”,是指比较潮湿的空气在迎风山坡上升,到山顶后已变得比较干燥,随后又沿着背风坡下沉,致使温度不断升高,空气变得更加干燥和炎热,难以形成有效降雨。云南省内几条大致为南北走向的大山脉,令云南大面积地区出现“焚风效应”。

三是近几年来自青藏高原的冷高压气流过于强大,强力向下向东延伸,使孟加拉湾暖湿气流被压制。

云南气候分干季和雨季,干季在每年的11月至次年的4月,雨季在每年的5月至10月。干季的降水量仅占全年的10%15%,而雨季的降水量占全年的80%以上。

以往,云南在干季(主要是秋末至夏初)都会持续干旱,但进入雨季后干旱就会得到缓解。最近几年,云南干季降水量逐年减少,20111月降水量为32毫米,20121月为21毫米,20131月仅为7毫米。截至20132月底,云南全省有7个县(市)一直没有降水,且雨季降水量大大少于往年。2012年雨季结束的时间,竟比常年提前1个月。雨季降雨的减少,使干季的干旱难以缓解,库塘蓄水得不到有效补充,干旱累计增长,导致整年干旱严重。

下篇:人之过

水利:工程失修加剧用水困难

据云南省水利厅统计,2009年底,全省累计建成的5514座水库中,大型的只有6座,中型的也仅有183座。特别是近四年,云南省水利投资增幅巨大,建成157座大中小型水库,新增库容14.88亿立方米。云南全省水利投资,从2009年起由过去每年不足20亿元,突破到100亿,2010年突破150亿元,2011年突破200亿元,2012年则达264亿元。

已建工程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云南省的欠账太多。近四年大干水利,全省人均蓄水库容仍不到全国的1/2,水利工程人均供水能力仅为全国的64%

在云南省中部安宁市的雁塔村,全村439户人家上千亩的田地灌溉全依赖村里唯一的水库。但该水库已经干枯4年了,村委只能集资购买一台抽水机,抽取1千米之外的河水。村民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山上的旱地,除了山顶和山腰上的几口水池,再无其他水利设施。

云南自20世纪便开始构思润滇工程和滇中调水工程,前者是修建水库,解决非滇中地区的水利需求,后者是从金沙江引水调至滇中地区,为最发达的滇中城市群供水。

云南大学生命科学院副院长、环境科学与生态修复研究所所长段昌群说,润滇工程在布局上并未达到有效的覆盖效果;滇中调水工程也因其复杂性及牵涉的层面过多而进展缓慢。

专家和水利部门认为,解决云南农村用水困境的最好办法是大兴五小水利设施,就是小坝塘、小水窖、水沟、水池等。在20世纪50年代,云南就掀起了兴修五小水利的高潮,但是,经历几十年,云南的水利设施是在吃老本,小水库几乎没有进行过修缮,配套不齐,管理不善,年久失修的困局令干旱来袭时,五小水利比小水库干得更快,发挥不到应有的作用。

相比以上水利设施,水电站在旱期起到的抗旱作用也很有限。甚至有人说,水电站对水资源的“挟持”,也成为旱情加剧的一大原因。

位于昆明市郊螳螂川上的石龙坝水电站是中国第一座水电站,该水电站于1910年开工,次年开始发电,最初装机容量为480千瓦,主要供应昆明的市民照明用电。100多年过去,水电站已经从1个车间扩容到4个车间,装机容量已增至6000多千瓦。但2009年之后,干旱的影响导致该水电站很少发电,大多时间都在接待参观。

石龙坝水电站依靠的是湖泊水,容易因缺水而停止发电,而其他大型水电站建在大江大河上,不存在类似的困扰。

但是,有业内人士指出,云南的大型水电站未带来综合效益,在干旱期间未能有效灌溉农田。因为大型水电站都是建在大峡谷中,干旱时灌溉不了农田。

云南工程性缺水显而易见,解决工程性缺水最大的难题是资金。有资料显示,近几年,特别是2010年百年不遇特大干旱以来,各级持续加大对云南抗旱的投入力度。那么,投入到底够不够?投入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经济半小时》20134月通过采访给出了这样的情况:

正在建设的大坝冲水库新扩建项目总投资2.8亿元,3年工期,2014年完工。资金来源分为,中央投资1.4亿,占50%。云南省投资8400万元,占30%。曲靖市投资1680万元,占6%。陆良县投资3920万元,占14%。一年多过去了,中央投资已经到位,云南省发改委和水利厅,去年安排了200万元,但是现在还没有到位,今年安排3000万元,资金也没有到位。

据有关负责人介绍,2012年陆良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5.4亿元,支出却达21亿元,收支严重失衡。既然当地政府出钱困难,那么,对于那些已经划拨下来的钱,工程部门又是怎么使用的呢?记者翻阅账本发现,这里面不但有会议费、招待费、餐费、管理费,还包括协调费、香烟费、云南省工程水利协会会员费及证牌费等。

除了水利工程,近几年陆良县根据全省统一部署,扩大“爱心水窖”的建设,鼓励村民自建水窖,将水窖建设指标划到乡镇。同时规定,用于生活饮用的水窖,每口井补贴3000元,生产水窖每口补贴2000元。那么,这些已经建成的“爱心水窖”,补贴资金有没有发下去呢?陆良县大竹园村村支书兼主任王贵荣告诉记者,没有补发下去,原因是资金没有到位。

面对记者的这一调查情况,我们不禁要问,会议费、招待费甚至香烟费诸如此类是否合理?配套资金为何迟迟不能到位?

云南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郑宝华的研究表明,目前,在云南农村民生水利建设中,中央政府对于大(二)型以上水库,投资70%,仍然需要地方政府投资30%;六大江河治理、各种天然湖泊治理,主要由中央政府投资。但大中型水库投资额度高,动辄几个亿,甚至十多亿。“如以10亿计算,地方政府配套3亿元,这对云南来说,无疑是个大数字。”郑宝华说。

资源:浪费和污染雪上加霜

中国目前灌溉水有效利用率在48%左右——这意味着,在传送过程中,多一半的水被浪费。而在发达国家,农业灌溉利用率可达70%。

和中国很多地区一样,农业是云南用水大户,每年用水量高达110亿立方米,而水的利用率仅有40%左右。有科学家计算过,按照目前的灌溉方式,1斤米要“吃掉”1吨水。

落后的灌溉方式造成了水资源的浪费。“云南省的农业灌溉多采用渠灌的方式,这些沟渠以土渠为主,输水过程中漏失的现象比较严重。”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旱灾及对策研究室主任吴玉成说。

吴玉成进一步指出,“国外大多采用的是喷灌、滴灌等方式,而中国大多以漫灌等传统方式为主。问题不在技术,之所以造成这种现象,主要还是因为先进的灌溉方式成本高。”

再则,水污染也使得旱情雪上加霜。云南境内有九大高原湖泊,分别为滇池、洱海、抚仙湖、程海、泸沽湖、杞麓湖、异龙湖、星云湖、阳宗海,分布在滇中、滇南、滇西和滇西北。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加速,九个高原湖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许多沿湖地区,守着一大池湖水却不能喝,使旱灾雪上加霜。

历史上,昆明人一直饮用滇池水,到了2007年,滇池草海和外海水质由Ⅴ类水下降为劣Ⅴ类水,属重度污染,昆明人不得不告别饮用滇池水的历史。从民谣对滇池水质变化的描述,可以看出昆明缺水的人为因素:50年代淘米洗菜,60年代摸虾做菜,70年代游泳痛快,80年代水质变坏,90年代风光 不再。

植被:单一品种的经济林不利于水土保持

云南素有“植物王国”的美誉,是全国植物种类最多的省份,不仅有热带、亚热带、温带、寒温带植物种类,而且还有许多古老的、衍生的、特有的以及从国外引种的植物,在全国近3万种高等植物中,云南就有1.8万种,占全国总数的一半还多。

但是,在被砍伐原生态林改种桉树的林区,村民反映,该林区寸草不生,连蚂蚁都找不到了。

一个地区的气候变化,往往与本地生态系统的改变有紧密的联系。“干旱是自然现象,但肯定与人类的行为有关系。”国际水历史学会主席、中华水文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社科院院长助理郑晓云研究员认为,干旱的发生是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郑晓云说:“砍伐森林会导致水汽难以输送、难以形成降水、土地难以蓄水,于是持续干旱。目前,云南除了短期应急使用存储水和获取地下水源之外,还应该立即停止对森林资源的破坏;尽快修复被严重损害的森林生态系统。”

在云南省各民主党派和工商联联合提交给云南省政府的一份材料上,专家们指出:“近年造林多从经济效益考虑,林种单一,有的地方甚至蚕食原始森林,种植橡胶、桉树等经济树种。截至2009年末,西双版纳橡胶种植面积已达368万亩。西双版纳原始热带雨林面积从20世纪80年代初的5510万亩,减少到目前的2854万亩,下降48.2%。”“长此下去,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有消失之忧。”专家们警告说。

“从我们使用的年降水量指数可以看到,云南在过去4年没有‘湿’月。”中国气象局高级顾问马尔科·格默说:“干旱的持久度和强度都是我们过去60年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格默认为,造成创纪录干旱的主要原因是大气环流发生改变。其他因素包括云南出现比以往更为炎热的气候。同时,云南正在失去减缓大气环流变化的帮手。为了刺激当地经济,该地区广泛种植桉树这种更具有经济价值的树木,取代自然生长的森林。

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研究人员研究西双版纳径流发现,即使在降水量非常小的年份,热带雨林中尚有明显持续的地表径流,而橡胶林中却频繁出现断流现象。研究人员认为,单一林木种植,容易导致水土流失、病虫害加剧、森林火灾增多等一系列问题。研究人员总结速生桉有几大缺点:

其一,速生桉是“抽水机”,对土壤的水分需求量极大,大面积种植会导致地下水水位下降,地表涵养水土能力差、土地易板结和出现沙化现象。其二,速生桉是“抽肥机”,对土壤的肥料和养分需求量极大,凡种植了速生桉的地方,土地肥力下降乃至枯竭,原始植被因为得不到足够的肥料和养分而受到严重破坏。其三,速生桉是“霸王树”,对当地原生物种具有极大的抑制性。

但是,云南省林业厅等部门称,云南省桉树面积仅占全省人工森林面积的5%,面积只有354万亩,所谓云南桉树面积已超过3000万亩的说法严重失实。

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认为,桉树不是“抽水机”,因为每合成1000克生物量(干重),松树需要消耗1000升水,相思、黄檀、香蕉、咖啡需要800升以上,而桉树只需要510升。可见,桉树的水分利用效率很高。

谁是谁非,还需要深入研究来证实。不过,对于有效保持水土来说,复合林的种植要大大优于单一林种的种植,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保持自然界生态平衡的过程中,森林占着特殊重要的地位。一片森林就是一座天然水库,雨季能够贮存雨水,旱时能够补充地下水。森林变成石漠,“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干旱也就在所难免了。

 

评论: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饶

2010年,百年不遇的大旱。

2009年至2013年,四年连续大旱。

水资源超过全国平均水平4倍的云南4年来严重水荒。

如果说,一年遭遇大旱是难以避免的偶然事件,是一种概率问题,那么,我们是否有理由说,连续四年的大旱已经是偶然中的必然?我们是否可以说连续四年的大旱必然有其幕后推手?

地理因素、气候因素,似乎是天命,是难违的。但是砍伐森林、污染水源、污染空气,人类的行为和气候因素有着密切的因果关系。

砍伐原生态的多物种的植被,改种速生的经济林,经济上去了,人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却告急了。

水利工程建设资金短缺,但已经到位的资金里却有一些令人诧异的消费支出。水利工程建设资金怎一个“钱”字了得,管理和廉政尤为重要。

连续四年的严重干旱触痛了云南,也应该触痛了意识到“环境主宰我们的生活”的每一个人。有专家说,干旱如果得不到彻底解决,未来50年云南将有可能出现沙漠化现象。

云南大旱给予了我们干渴的痛创,更应该激发我们对自身行为与环境的反思。

云南旱灾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云南,地处全球3个生物多样性热点(喜马拉雅山、中国西南山区和印缅区域)的交汇区域,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被誉为“生物基因宝库”和“动植物王国”。云南省拥有全国95%以上的生态系统和50%以上的动植物种类,集中了从热带、亚热带至温带甚至寒带的多数植物种类。在全国3万多种植物种类中,云南有1.7万多种,占全国总数的52.8%。已知陆生野生脊椎动物1416种,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222种,占全国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数的55.4%

大自然的慷慨馈赠是云南的瑰宝,更是中华民族和全人类的财富,但是持续4年的特大干旱给云南生物多样性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有报告显示,自2009年以来,受干旱影响的野生植物有7594096株,野生动物18774()。其中,受干旱影响的主要保护对象旗舰种和极小种群野生植物为4416970株。在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植物中,受影响的野生植物为157223株,死亡2725株,野生动物出现生病等异常情况的232(),死亡34()。昭通市巧家县五针松天然植株出现不同程度的针叶卷曲、发黄,新梢生长缓慢等明显的干旱特征,死亡5株;分布于昭通市三江口自然保护区的珙桐死亡700株;苍山洱海国家自然保护区600株红豆杉死亡;云南南滚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水鹿死亡2头,居群减少;昭通大山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农田、湿地受灾范围大,影响黑颈鹤的栖息和生存,黑颈鹤死亡11只。

位于滇东北的昭通市、曲靖市是这次旱灾的重灾区,同时也是黑颈鹤的重要栖息地。据了解,大山包黑颈鹤保护区内湿地急剧萎缩,鱼类也因为水少而大量死亡,而以高原鱼为主要食物的黑颈鹤,也面临着食物短缺的困境。当地群众告诉记者,黑颈鹤往年通常在3月底4月初才会离开,今年则提早了一个月飞走。

干旱甚至影响到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今年2月初,西双版纳境内10余头亚洲象钻出密林,先后进入三岔河谷中饮水、寻找食物。相比往年,象群提前了半个多月下山觅食。普洱市澜沧县糯扎渡镇勐矿村下勐矿组周边的亚洲象,因水源短缺到澜沧江边1个多月未返回森林,给当地村民的生命财产带来威胁,而亚洲象在民间觅食的主要原因就是它的主要食物巨龙竹因干旱而不同程度的死亡。长期过着迁移生活的亚洲象因干旱可能较长时间在一个地方停留,使得常规的迁移生活发生改变;由于食物的短缺,哈巴雪山保护区100多只猕猴下山偷吃播种到地里的包谷籽,致使猴群对农田的肇事案件不断攀升……

干旱影响植物的发育和物候条件,进而影响动物的食物来源,植物生物多样性和动物生物多样性都可能因此而受到冲击。干旱导致云南很多野生植物开花数量明显减少,种子库的数量和质量势必因此而降低,从而影响未来植物种群或群落的动态;很多动物以植物的嫩叶、花、果实或种子、地下根或地下茎为食,干旱导致植物难以正常发育,从而提供给动物的食物数量和质量将难以满足,严重影响动物的生长发育。有的动物可能因缺乏有效的食物来源而死亡。如果有的物种以极小种群形式存在,严重的干旱将可能因此导致该类物种的灭绝。

干旱往往使植物群落生产力下降,生态系统结构和层次简单化发展,生态系统功能因此而降低,从而承载生物多样性的基础条件受到基础性干扰,生物多样性降低。很多植物因干旱高温无法完成春化过程而难以成花。这些生物行为的变化本身就是生物多样性受到改变的一种方式。

干旱为有害生物的入侵和扩展提供了条件。很多外来入侵生物,如紫茎泽兰、飞机草等外来入侵植物,在风干物燥的情况下容易长距离传播种子,扩大了它的入侵范围;某些有害昆虫,抵抗干旱能力强,进而在干旱条件下更容易大规模暴发。

干旱增大了水体的蒸发,水体中的污染物浓度将可能增大,高原湖泊流域的污染程度将进一步加强,并将在雨季时集中迁移到湖泊,进而恶化了河流或湖泊的污染状况,为久治不愈的湖泊整治、生态系统功能恢复重建带来了新的挑战。高原湖泊富营养化程度加剧,有害蓝藻更容易发展或暴发;水环境恶化,也将直接导致区域生物多样性的降低。

干旱对云南生物多样性产生的影响是持久的,并且在短期内很难得到恢复。旱情导致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有23种约10万株死亡,许多珍稀濒危野生植物植株变弱,很难在短期内恢复。野生动物尤其是水禽和两栖类数量减少、行为活动异常,干扰了正常生存繁衍,造成部分野生动物种群数量下降,使部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的遗传多样性丧失,增加了物种的灭绝风险;旱灾造成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结构改变。专家在调查中发现,比如暖性石灰岩灌丛、竹林、干热灌丛、亚高山草甸、湖泊水生植被等出现枯萎死亡,同时物种抗干旱能力的程度不同,物种之间的共生关系被破坏,这就会改变现有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组成结构。

 

 

 

 

来源: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huk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