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史海钩沉 >

悠悠蒲津关,浪涛逐虹桥

作者:晏洋 发布日期:2019-11-13 15:52

    蒲津关,又叫蒲津渡,古代关名,是黄河重要的古渡口和春秋时秦晋间的重险之地。公元前205年,汉高祖刘邦曾由此关进入河内(今河南省沁阳市一带),击虏了殷王邛。唐初,李渊父子能顺利引兵自太原而下,也主要是由于蒲津守将的不战而降。南宋初,金人突窥关中,济自蒲津。明代,徐达平关中,亦自蒲津济。由此可见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然而,我们今天所要讲述的重点是“一道彩虹飞架东西,天堑变通途”的蒲津浮桥。
  1989年7月,在山西省永济市蒲州古城距黄河3公里左右的滩涂上,考古人员发掘出一批铁牛、铁人、铁山、铁柱,4尊铁牛个个体阔腰圆、膘肥体壮、肌肉隆起,威武雄壮、造型精美、完好无缺。每尊铁牛下有6根大铁柱,入地丈余,坚固不拔。而4尊牵牛的铁人分别为维吾尔族人、蒙古族人、藏族人和汉族人,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大团结。这自然是很奇怪的现象,看得出这些铁牛和组件既非单纯的艺术品也不是镇水兽,那么它们究竟所为何用?山西省永济市博物馆前馆长樊旺林经过一番慎重考证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古时此地原建有蒲津浮桥,铁牛组件只是它的地锚。
  蒲津渡是古代黄河的一大渡口,位于永济市古蒲州城西门外的黄河东岸。蒲津渡自古以来就是秦晋之交通要冲,历史上有很多朝代在这儿修造过浮桥。据《春秋左传》记载,鲁昭公元年(公元前541年),秦公子咸奔晋,造舟于河。《初学记》载:“公子咸造舟处在蒲板夏阳津,今蒲津浮桥是也。”《史记·秦本纪》又载:“秦昭襄王五十年(公元前257年),初作河桥。”张守节《史记正义》谓:“此桥在同州临晋县东,渡河至蒲州,今蒲津桥也。”以后,东魏齐献武王高欢、西魏丞相宇文泰、隋文帝都在这儿建造过浮桥。唐初,河东为京畿,蒲州是长安与河东联系的枢纽。唐开元六年( 718年),蒲州被置为中都,与西京长安、东都洛阳齐名。众所周知,西安和洛阳都是当时的大都市,那么中都蒲州的重要性自然不可小觑。以长安为中心,西北有丝绸之路,西南有千里栈道,东南有运河水道,唯独东北方向的蒲州交通网因为黄河的缘故还不是非常通畅,出于政治、经济、军事的迫切需要,建造规模宏大、质量上乘的蒲津浮桥便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那么,还有两个问题不得其解:一是蒲津古桥为何要用铁牛做地锚?二是它为何会选用浮桥,而不是石拱桥或者木梁桥?从目前来看,这样解释比较合理:
  一是古时社会的冶金技术不像现在如此发达,铁是当时最先进、性质最稳定的金属建筑材料,在自重极大的前提下耐用性很好,可以满足长久需要。而之所以浇铸为牛形是极有考究的,《易经》中有:“牛象坤,坤为土,土胜水。”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囤。”为抵御黄河泛滥,铸铁牛卧河边以镇之,包括花园口铁犀(牛)、漯河市沙河铁牛、徐州镇河铁牛都有此寓意,体现了我们祖先对治理黄河的希冀。
二是建于隋朝时期的河北赵州桥为石拱桥,至今已有1400多年,仍然固若金汤,坚如磐石。而由于黄河自带泥沙量大,年均16亿吨,加之580亿立方米的年径流量,造成黄河河床逐年抬高,河道摆动频繁,河水冲击力巨大,建造石拱桥、木梁桥被埋没以及冲毁的可能性都会大大增加,因此蒲州选建更加灵活、适应黄河特点的浮桥自然是首选了。
  假若单单说蒲津浮桥一桥飞贯黄河,也没什么可惊讶和赞叹的,因为它不是黄河的第一座浮桥。但是,正如唐朝的国力一般闪耀世界,这座彩虹般的蒲津浮桥是古代黄河上规模最宏伟、工艺最精良的第一桥。《通典》中记载:“开元十二年(724年),唐玄宗始下群议,命兵部尚书张说主其事,乃铸牛、人、山、柱,夹维两岸,久成固矣。”张说对浮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进与质的提升,改木桩为铁牛,易笮索为铁链,疏其船间。铁牛头西尾东,面河横向两排。伏卧,高1.5米,长3.3米,两眼圆睁,呈负重状,栩栩如生。牛尾后均有横铁轴一根,长2.33米,用于拴连桥索。牛侧均有一铁铸人做牵引状,四牛四人形态各异,大小基本相同。据测算,铁牛各重30吨左右,下有底盘和铁柱,各重约40吨,两排之间有铁山。在靠近河岸建一道曲拱梯形石堤,堤基下有密密成排竖钉的柏木桩,垒砌石条间灌注有铁锭,又以米浆白灰泥黏合缝隙, 十分牢固。唐玄宗以倾国之力对蒲津桥进行了大规模改建,仅从生铁的使用量就可见一斑。相关专家做过计算,整座蒲州浮桥的用铁量为800吨左右,而那时的年生铁产量也不过1000余吨,这该是多么壮阔、气魄的景象啊!在绵延几十公里的蒲州黄河滩边,上百座粗陋的炼铁炉通过引槽全部贯通在一起,同时同步浇铸铁牛、铁人、铁山、铁柱,空气在汗水中沸腾,黑夜在铁水中燃烧……
  当其建成之时,举世皆叹,世人赞曰:“一桥锁三城(蒲州、中潬、朝邑),连接秦与晋。自此忘忧宫,通途金日悬。”此后,蒲州浮桥屹立黄河之上约500年,默默地守护一方百姓,任凭风雨雕蚀、朝代兴替,矢志不移。
  万物逆旅,百代无常。1222年,在与蒙古铁骑争夺战略重镇蒲州古城时,金朝军队将这座神奇的彩虹浮桥付之一炬。由于唐朝以后的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逐渐东移以及黄河流域气候变化、河道日益摆动频繁,洪灾不断等种种原因,它始终没有再建,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形如彩虹,雄伟壮观”,也许已是蒲津桥的绝响。历史久远、规模宏大的黄河第一桥,最终走向消亡,“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本源于蒲津,却不幸一语成谶,道出了它的归宿。但最重要的是,这座凝聚了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桥梁不仅展示了人类治理黄河、顺应自然的伟大力量,而且是中国人民对世界桥梁史的杰出贡献。
  “悠悠蒲津关,浪涛逐虹桥。虹升日月坤,铁犀镇河吼。”不远处,黄河升明月,繁星正疏朗,健壮的铁牛神情专注,注视着零落的蒲津遗址,似乎不时低泣落泪。我想,这泪水,是苦涩的,也是幸福的。“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尽管曾经的蒲津盛景已然逝去,而不变的是,在治黄大业的洪流中,我们永远都是中流砥柱!■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