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史海钩沉 >

融光桥的故事

作者:童志洪 发布日期:2019-01-08 08:59

  在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大运河的浙东古运河上,有一座当今人们眼中极为平常的石拱桥。它苍老的身躯,屹立于川流不息的街巷中。桥身垂下的藤蔓,几乎掩映了半个桥洞。它充满了传奇色彩,有许多动人的故事,也是我幼年和少年时代过往驻足和玩耍,现今依旧梦萦魂牵的处所。它就是融光桥,又称柯桥大桥。
  融光桥,为元代所建,并经明、清等历代重修。桥为单孔石拱桥,全长15.5米,桥宽3.7米,净跨10米,拱券为分节并列筑砌,拱顶置龙门石3块,上有深浮雕盘龙图案,长系石上雕琢吸水龙头。桥面以两块石板铺设而成,两侧置实体素面拦板。南北桥堍设踏垛落坡,两侧置垂带上设石质实体拦板,拱券上刻有捐资修桥者姓名。
  历史上,浙东运河与柯水这两道东西南北交叉的河流,曾将柯桥古镇分切成4大块,导致出行不便。为此,古镇上乡绅集资,先后建成融光桥、位于它东南首的宋代古桥柯桥、桥东北的永丰桥这三座石拱桥,从而将分散的镇域汇聚成了一块,并形成了明代起浙东运河上有名的商贸闹市。
  记忆中的融光桥, 并非现今仅存的“裸桥”。20世纪中期,紧靠融光桥两端,原先附建有4座两层楼的砖木结构房屋,与古桥浑然一体。桥北东西各二幢建筑,分别是私人饭店、茶店、理发店、馄饨店等店铺。童年时,除了桥东右首那幢建筑记忆不深外,至少对其余三幢有过接触。曾在那走起来楼板都会动的地方吃过饭,也理过几次发。1956年8月初,在那场席卷浙东的12级台风肆虐摧残下,这四幢木结构楼房,有的坍塌了,有的虽未趴下,亦摇摇欲坠,成了危房,后被陆续拆除。唯有桥南西首那幢理发店的楼房,孑然独撑,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还紧挨桥边。
  当年,桥北的下市头直街口,有宋文盛酱园的门市部,在困难时期,买盐与酱油是须凭票的。附近还有卖熟番茄、荸荠与炒罗汉豆的。桥南直下,是家点心店。这里每盘一角几分钱的炒面与炒年糕,是饥馑年代人们十分向往的美食。它的旁边,还有理发店、百货日杂商品的商铺与一些蔬菜、水果摊头。在融光寺遗址前的寺桥边,原先有家临河茶店,由于请了评书先生,从早到晚生意甚是兴隆。少年时代赶完作业,夜间无事,常会站在店门口,津津有味地听先生说大古书,印象较深的剧目,其中便有《七侠五义》《济公传》《金台传》。
  在没有公路和铁路时,浙东古运河作为交通命脉,南来北往,学子赴京会考,商贾货流其畅,朝廷命官赴任离职等,几乎所有的水上客运与货运,均在融光桥下川流而过。与一般石拱桥有所不同,融光桥除桥上行人, 桥下水运通航外,它的桥南底下,是条古纤道,既可用于行船背纤,使船加速,亦能行人,堪称古代的立交桥。清朝康熙、乾隆两位祖孙皇帝下江南巡视时,就在桥下经过,并分别在不远处的永丰坝“御驾放生”,游览古柯亭。南宋爱国诗人陆游《舟中》 诗曰:“捩柁柯桥北,维舟草市西。月添霜气峭,天带斗杓低。浦冻无鱼跃,林深有鹤栖。不嫌村酒恶,也复醉如泥。” 历朝诸多名人墨客,曾在桥畔留下千古史篇。
  明清两代,绍兴府千余名文武状元、进士,成千上万的“绍兴师爷”,奔赴各地文武衙门任职的官船客船,通过京杭大运河运送京城的漕米、老酒、茶叶等的夜航船,多如过江之鲫,当年孙中山、秋瑾、徐锡麟、陶成章、蔡元培、鲁迅等辛亥志士,进出绍城,古桥下的浙东运河是去杭城的唯一通道。融光桥四周老街,在明代弘治七年(1494年),便是名噪浙东的商贸大市。当地民间有言,“枫桥百支扁担,柯桥千支撑杆”,足以佐证当年古桥边舟楫与集市的盛况。
  融光桥,其实是个绝妙的观景台。驻足桥上,眺望,清澈的运河东边,分别是南北相隔的东官塘的上岸与下岸,桥东北堍的东官塘下岸,是三国时期赤乌二年(239年)所建的古城隍庙及戏台;再过去,便是修塘寺与纪念东汉名士蔡邕的蔡中郎祠、古柯亭,与对岸通向浙东那蜿蜒不绝的唐代古纤道;桥西边是隔河相望建有古色古香翻轩屋檐的西官塘上岸与下岸,远处是一直通往萧山西兴的古纤道、明代古桥太平桥与旁边的张神庙。由近而远,那一幅运河水乡美景,尽可饱览无余。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古镇通了公路、铁路,运河不再是当年唯一的“水上国道”了,但融光桥仍是进出柯桥、华舍、双梅、嘉会、安昌、下方桥等乡镇的必经之地。这里,是诸多电影人、画家 、摄影家时常光顾驻足撷景和采风写生的地方。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在当时传媒工具极少的时代,在中央级的《人民画报》上 ,就以两个整版的位置,对古桥南端繁荣的集贸市场,作过专题报道;《祥林嫂》《舞台姐妹》《陆游》等一批脍炙人口的电影外景,亦曾取景此地。
  少年时代的清明,戴着红领巾的我们,从下市头直街的柯桥小学,去祭扫柯山麓的烈士墓;上劳动课时,去原柯桥区公所(季家台门)小河对面,104国道旁的那块学校“实验园地”,种植蔬菜等,融光桥都是必经之处。稚嫩的肩膀上,抬着有机肥料,气喘吁吁,步行过桥去那里施肥。每年夏季,融光桥还是不少顽童的嬉戏之地。我曾在暑期午后,赤着脚,穿条短裤,在桥栏上,与伙伴们反复多次朝运河“高台跳水”。一旦见到货运、客运的小轮船,我们会用手抓攀在船舷或船尾木舵上,东至古柯亭,西到太平桥头。当年这种近乎惊险的水上经历,至今想起来会感到后怕。
  融光古桥不仅亲历见证了柯桥厚重深邃的历史,也承载了数百年形形色色人等的过往足迹。70多年前那风雨如磐的日子,在日本侵略军的铁蹄下,手无寸铁的中国人饱受“三光”政策的奴役之苦:日本军马在过桥时,因桥滑,为防马失前蹄,竟从百姓家中抢来御寒棉被,逐一垫在石阶上铺路。日军曾以所谓的“强盗”罪名,在柯桥附近抓来数十名百姓,刺刀捅死后,用麻绳捆住,从这座古桥上扔入运河,一时间,运河染成了血河。这是当年那代人心头永远的痛。日本侵略军这种令人发指的杀人手段,让人难以忘记!
  而人民军队则截然不同。1954年年初,从朝鲜战场回国休整的20军177团驻防柯桥,司令部政治处、后勤处机关驻西官塘原镇工会内。当时姓陈的团长夫妇,就与我家同住方家汇头3号同一部楼梯的对面房间;而全国第一届人大代表、华东一级战斗英雄、时任营长周文江,住在隔壁王素珍伤科的台门内;广大指战员则散居在镇周边群众腾出的民房里,与老百姓打成一片,休戚与共。1954年冬天大雪,融光桥桥面结冰严重,桥面十分湿滑。见到老百姓过桥行路艰难,部队迅速组织指战员清除冰雪,并派出工兵,在原先平滑的一级级石阶面上,凿成一排排W形,并撒上砻糠,以防群众滑倒。当年,在长我7岁的姐姐的带领下,我曾去桥头看过热闹。这看起来是件小事,却是人民军队爱人民,为人民服务,彰显其威武之师、仁义之师、文明之师的实例。从某种意义上讲,古桥的每块石阶,无疑又是鉴别两种不同军队的“试金石”。
  时光荏苒,历经数百年风霜雨雪、沧海桑田,阅尽了人世间诸多匆匆过客与世态炎凉,人们心目中的融光古桥,无疑显得有些老态龙钟。桥畔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不足万人的水乡古镇,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随着亚洲最大的轻纺市场——中国轻纺城的建成,眼下已迅猛发展成为一座各种设施齐全的现代化城市。自21世纪初起,柯桥镇先后成为绍兴县与绍兴市柯桥区政府的驻地。在四周拔地而起的现代化高楼掩映下,融光古桥乍看起来,似乎不再如当年那样高大伟岸。但这横卧于浙东运河南北的古桥,更像是一位永不言输的老者;桥上密密麻麻垂下的青藤,又如同老者嘴上飘逸的胡须,仍一如既往,倔强地耸立在原处, 经受着后人日积月累的脚步与负荷……
  2016年夏初,在柯桥古镇重建的热潮中,我故地重游。站在运河岸边,望着苍老的融光古桥,抚今追昔,不胜感慨。因为,在我心目中,这座饱经沧桑的古桥,绝对不逊于那钢筋水泥堆砌的百丈高楼,亦不逊于沙石柏油筑就的现代通衢。作为全国重点文物古迹,融光桥依旧雄伟高大,而且更加庄重,弥足珍贵。■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