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史海钩沉 >

黄河漕运与南村历史

作者:杨拴朝 发布日期:2018-04-26 08:35

 

黄河古栈道上的纤绳磨痕 资料图(图片来源:三门峡日报)

  黄河漕运是古代官方组织公粮物资水运的一种运输方式,是封建王朝的经济命脉。它发端于春秋、战国,各诸侯出于军事争霸的目的,依托漕运完成后勤补给及兵员运输。秦汉为黄河漕运的发展阶段。三国、魏晋南北朝地方漕运事业普遍兴起。隋唐时期,则借助其大一统的政治和军事优势,沟通了华夏五大水系,联通了千里运河。到唐宋时期,全国的漕运达到了鼎盛,各项漕运法规和制度得以创立并逐步完善。自公元前647年春秋中期的“秦输粟于晋,自雍及降相继”的“泛舟之役”开始,到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清政府宣布停漕改折令为止,漕运在历史上存在了2548年。

  黄河漕运是中国漕运史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古代联通中原与关中地区的唯一运输通道。《河南航运史》记载,在黄河漕运线中,西自峡口东至今渑池南村任村的这段长达65.4公里的峡谷河段统称为三门峡。南村地处豫晋交界,是黄河峡谷的出口,有“一脚踏两省(河南、山西),鸡鸣听三县(渑池、垣曲、新安)”之称,古代著名的济民古渡坐落于此。豫晋大峡谷是黄河流入黄淮平原的最后一段险要峡谷,古又称“閼流”(閼:阻塞之意:閼流:指这段河流航行艰险),到了南村段则河宽水缓,是天然的水运停泊港湾。黄河漕运水路又与连接豫晋的阳壶古道在南村交汇,使南村成了黄河漕运航道上的重要驿站和交通枢纽,也是历代统治者争相控制的战略重镇。

  整个黄河漕运路线中,三门峡一线是最为关键的通道,这里两岸山峰陡峭,险滩暗流遍布。《水经注》中记载:“自砥柱以下五户以上,其间百二十里,河中竦石桀出……合有一十九滩,水流峻急,势同三峡,破害舟船,自古所患。”明万历二十五年,渑池县令王之都与垣曲县令冯至诚等合立的《创建回龙宫碑记》记载:“垣之西南距四十里日五虎涧,间三里曰莺嘴窝,乃大河险要处,起吞天沃日之涛,排山倒海之状。泛航者抵则坠浆失柁,胆落神泣,皆谓冥冥中有飞挽云……”可见此峡谷行船之惊险。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迁都洛邑(今洛阳)后的东周时代,政治局面发生了重大变化,诸侯各国之间的兼并愈演愈烈,出现了舟师水战。在河南境内有黄河漕运之始的记载,见于《战国策·魏策》。那时,战国七雄之一的魏国统辖地区主要在黄河以南地区,为逐鹿中原的交战要冲。秦汉时期,盛产粮食的农业经济富饶地区除关中外,大都分布在黄河中下游一带关东平原,即函谷关以东,东至海滨、南至鸿沟水系流经的区域。《十七史商榷·诸仓》中说:“秦都关中,故于敖置仓,以为溯河入渭之地。”秦朝漕运,除满足都城的粮食供应外,也为当时转漕给军,供给边疆驻扎的军队所需粮秣。秦统一全国后,及至魏晋之际,是黄河漕运的发展阶段。在这五百年间,秦都咸阳,西汉都长安,东汉和魏晋相继定都洛阳,这几个朝代的财政经济来源,主要仰赖黄河中下游流域和江淮一带盛产粮食的经济富庶地区。大量的粮食溯黄河西运关中,或经洛河运至洛阳,三门峡的黄河河道已是漕运必经之路。

  西汉建立后,汉高祖刘邦接受了大臣刘敬“诸侯安定河渭,漕挽天下,西给京师”的建议,开始漕运建设。河渭转运线犹如经济大动脉,每年需要从关东漕运大批粮食供给关中,数额最高达600万石。漕船上溯三门峡谷,虽有经常修治的拉纤栈道,也因航行极其艰险,漕运量不能适应所需,而且损失甚大。于是在汉成帝鸿嘉四年(公元前17年),当政者采纳了丞相杨焉的建议,采取凿广三门砥柱河道的办法,以平缓水势。但是在施工中,“镌之裁没水中,不能去,而令水益湍怒.为害甚于故”。这次凿石开河工程显然未获成功。东汉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继续凿石开河,表明东汉时三门峡已是黄河航运的重要通道。据《水经注》记载,魏晋之世为征服三门天险,开发与利用黄河航运,从魏明帝景初二年至西晋泰始三年的29年间,长期以五千多人的力量坚持“岁常修治”。但是,由于三门峡河道自然条件极为艰险,修凿技术水平低,劳动条件也较简陋,所以三门天险仍未彻底征服。隋朝开皇十五年(公元595年)在黄河三门峡修治河道,诏凿砥柱,企图由三门峡直接通漕西运。所以,位居洛阳与长安之间的陕州常平仓(又称太原仓,位于陕州西南四里),自隋初成为河渭转运线的主要转运仓之后,对古代漕运曾起过重要作用,而且历时甚久。

  唐代,漕运已达“凡三岁,漕七百万石”,主要来源是“益漕晋、降、魏、濮、邢、贝、济、博之租输渚仓,转而入渭”。为通漕三门,虽几经修整原有栈道,但终未彻底改善三门航道艰险条件,行船时,“挽夫辄坠死”的情况仍甚严重,所以采取开辟三门峡陆路相辅缩短车运距离的办法,以取代南路陆运。

  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待中裴耀卿改革漕运,实施采取缩短陆运的办法,把由洛至陕三百里的陆运改进为在三门峡北岸凿山开路十八里,实行水陆接转。据《新唐书·食货志》记载:“三门东置集津仓,西置盐仓,凿山十八里以陆运”,使“漕舟输其东仓,而陆运以输西仓,复以舟漕,以避三门之水险”。天宝三年(公元744年),“漕山东粟四百万石”,除用牛车每年运米二百五十万石外,经由三门峡开元新河的运量应在一百五十万石以上。

  广德二年(760年),宰相刘晏改革漕运,从河阴仓转黄河漕船直达渭口的永丰仓。这种转运方式比裴耀卿的分段转运,省却了三道中转环节。在提高漕运效率方面,刘晏还主持设计创造了适航于汴河和黄河三门峡航道的优良船型“歇艎支江江船”共2000艘。其优点是:船体肥阔,长与宽的比例小,底平舱浅,载重大(每船载千斛,约45吨),吃水浅便于装卸。黄河奔流若沸,风浪大,尤其是三门峡旋流悍湍,暗礁丛立,自古行船视为畏途。刘晏设计创制的“上门填阙船”就是针对上述航道特点而造的一种坚固耐用、善抗风浪的船型。同时,对于挽船所用的纤绳,也特别重视安全和耐用。对漕船的编组,采取以食盐专卖的“盐利”雇人运输、“分利督之”的办法,改革了过去“取县取富人督漕挽”,强迫百姓漕挽的征发徭役制度,做到了“不发丁男,不劳郡县”。同时,又在“十船为纲,每纲三百人,篙工五十人”的编组基础上,“随江、汴、河渭所宜,教漕率”,以提高驾船技术熟悉河道特点,做到了“未十年,人人习河险”,可见当时黄河漕运数量及用工之庞大。

  在黄河漕运腹地的豫晋峡谷两岸,每个村庄都是从事黄河漕运服务的专业村,特别是以南村和五户滩为代表的村庄,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艄公和石匠,在黄河漕运中名声显赫,凡是到达这里的漕运船只,都要用当地艄公送过险滩激流。

  可以说,黄河漕运航道是数以万计的黄河艄公和石匠用生命和汗水铺成的。千百年来,回响在豫晋峡谷那震天撼地的船工号子就是黄河漕运之魂!

  豫晋峡谷至今流传这样一个歌谣:

  提起五户滩,人鬼都胆寒;要想通过它,除非活神仙;黄河三门峡,河床窄有险;谷深崖壁陡,閼流成险滩;水浑藏礁石,浪高扑九天;后浪推前浪,浪花泛白烟;流速高又猛,滚滚到回山;闯过白浪渡,汹涌奔吊滩;千万好水手,个个旋涡眠;灾难创智慧,建堆导航船;堆建突峰上,艄公永向前;险滩顺利过,舵手齐欢颜;敕建五户庙,缅怀数千年。

  唐宋时期,黄河漕运成为“丝绸之路”的环节之一,始自西汉的“丝绸之路”,其东端虽然起自渭水流域的长安和伊洛河流域的洛阳。但来自关东地区齐郡临淄(今山东临淄)和陈留、襄邑(今河南睢县)等地著名的绢、罗、纱、锦等丝织品以及南方的茶叶,也是和漕粮一样地漕运至京师的。河南境内的黄河和汴渠水运,就开始作为“丝绸之路”东端的一环而发挥着重要用。黄河栈道上的题记“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九月二十五日,押茶纲大将王佐刊”,就印证了这一事实。宋代,南村成了潞盐的中转中心。山西运城的潞盐运至济民渡码头,分水路和陆路运往中原地区,水路依旧是黄河漕运古道,陆路沿阳壶古道南行。1958年山西垣曲东滩村(济民渡北岸)出土的,宋哲宗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的《垣曲县店下样》盐样石坨,记载了民运潞盐的兴盛。金皇统初年(公元1141年),出于军事和经济统治的需要,在南村设立利津县,管理黄河水、陆运输。

  随着元明清三代王朝相继定都北京,全国政治中心东移出黄河流域,官方的黄河漕运至此减弱。但在元代,南村又一度成为航运的造船基地,据《济民河神祠记》载:“涉己酉年,为张彬等原系济民官渡船户,承奉上司差遣,彬等三十余人接运修盖中滦仓廪伐木。癸丑年,复奉上司矜恤,彬等不避艰险放运之劳,将税赋杂役蠲免。自后,复遣南京柴总把本渡监造战船七十余只,放运供给。至元五年,攻击襄樊,遣前南京刘治中、周宣使、贾宣使起运造船棹杆木植四万三千余数。前韶州达鲁花赤暗普依奉上司文字,令本路人户俱入南村山林,采斫造船木植,彬等放运。”明清时期,南村城规模建设宏大,从清乾隆十一年和嘉庆十五年县志绘制的地图上可以看出,南村仍处于战略要地,此时设立南村巡检司,管辖利津渡口,同时还设有盐局,潞盐交易保持兴旺。清末陇海铁路修建通车之后,使得黄河漕运彻底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但东西部的物资互补、民间交流运输仍然不断。抗日战争时期,南村作为最重要的支前渡口,担当着晋南战场的物资供应和伤病员运输,我党多名高级将领在此渡河前往作战一线。1944年5月,日军突破中条山防线,在南村强渡黄河,致使中原失守。20世纪50年代,三门峡黄河大坝修建后,豫晋峡谷黄河运输才最终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作为黄河漕运见证的历史遗迹,如崖上古栈道、开元新河、漕运路道仓址、摩崖题刻与碑记等,大多在修建三门峡水库时被炸毁和淹没。到了20世纪末,伴随着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八里胡同古代栈道遗址与汉代函谷关仓库建筑遗址等珍贵的黄河漕运遗迹也没入水下,不复得见。但庆幸的是,三门峡至南村段,峡谷中还有部分黄河古栈道遗迹漕运尚存。现存约15段,全长1000余米。比较重要的地段有渑池县南村狮子山栈道、槐扒栈道及陕州区王家后乡栈道,山西平陆三门镇栈道等。栈道形制从正面看,好似一道横行的大凹槽。顶部弧形,悬垂于路面上方2米左右,侧壁一般修凿平直,壁中间部位凿有并列的牛鼻形壁孔和D型凹窝,间距在2米左右。栈道上石刻题记众多,时间跨度从东汉到明清。此峡谷南北两岸还有10处隋唐时期用夯土筑成的“阏流堆台”,这些堆台都是古代黄河漕运导航设施的重要遗址,建设在突出河湾的山嘴处,两堆之间通视良好,堆下距河面有30余米,土堆建筑总高约10米,下部直径约6米,顶部直径为3米左右。位于北岸的有白浪堆、老鸦堆、任家堆、小堆、大堆等5个,南岸也有5处,其中以任家堆保存最为完整。

  2500多年的黄河漕运史,赋予了南村这个黄河小镇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黄河漕运繁盛时,数以万计的船只和数十万船工在这里中转补给,再加上漕运管理机构、军队、潞盐运输和阳壶古道上商贾的来往,四面八方的文化不断在这里汇集、交流、融合,在此地形成了极为独特的民俗风情,其中以南村方言最具代表性,这里的方言只存在在黄河以南的南村乡境20公里内,邻村邻县,大河上下,无一类同。从南村的方言中,可以分出晋、陕、豫、冀、鲁等五省口音韵律。“蝉蛹是道菜、蒸馍像锅盖、待客饸饹面、朋友怀里来、地下四合院、石头桌上摆、出嫁一路哭、击鼓西门外”的南村“八大怪”民俗丰富浓郁。特别是南村的镢把戏,它就起源于黄河漕运拉纤时的船工号子。船工敲打船篙或船帮,纤夫吼唱号子,形成一种高亢、粗犷的声腔旋律。后来演变到人们在田间地头劳作时,敲打劳动工具——以镢把击节的演唱形式。清末民初,怀梆戏传入南村,镢把戏揉进了怀邦的唱腔音乐元素,镢把戏兼容并蓄,同时融合了豫西、山西等地方戏的特色,逐渐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南村地方戏。镢把戏的音乐特色是以黄河号子为根基、以南村方言为母语、以怀梆唱腔为基调,近于锣鼓说唱的表演形式。镢把戏唱腔慷慨激昂,以镢把为主打乐器,演出节目多为表现田间地头的劳动场景以及欢庆丰收的生活景象,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该剧种2007年6月已被列入三门峡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综上所述,我认为,南村的历史就是一部黄河漕运史,南村的民俗文化是黄河漕运文化的缩影,南村镢把戏则是黄河漕运文化的活化石,黄河漕运遗迹也是当之无愧的世界文化遗产!

  最后,我借用中国漕运博物馆专家的一段格言:漕运是经济也是政治;漕运是历史也是传说;漕运是制度也是生活;漕运,一个民族行走在水上的智慧和故事!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仰韶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三门峡日报 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