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史海钩沉 >

“护驾水”还是亡国水

作者:颜元亮 发布日期:2017-09-04 16:46

——五代时期段凝河与后梁亡国
 以水代兵,古已有之,尤其是地处中原的黄河中、下游地区,历代都是军家争夺的战略要地,决开黄河成为战争中以水代兵的重要手段。五代时期的汴(后梁)晋(后唐)战争,后梁军为对付沙陀族骑兵,于后梁贞明四年(918年)与后唐同光元年(923年)两次决开黄河,造成了严重的灾难。后一次决河,还与后梁亡国有直接关系。
  唐代末年,后梁、后唐在黄河下游的争夺日趋激烈,战事二十多年连年不断。同光元年(923年)四月,晋王李存勖于邺都(今河北大名东北)称帝,国号大唐,史称后唐,终于爆发了两大割据势力间的生死决战。同年闰四月,后唐袭取了后梁的郓州(今山东东平西北)。不久,后梁拜名将王彦章为北面招讨使,也展开了对后唐的进攻,仅用三天就夺取了后唐的德胜城以及一些据点,声势大振。在此关键时刻,后梁军易帅,八月,后梁末帝朱友贞以段凝为招讨使,王彦章改为副使。
  段凝,开封人,史书记载其为人善于逢迎,因其妹貌美,献于后梁太祖而逐渐受到重用。以贿赂皇帝身边大臣的手段,冒领王彦章战功,取代其成为招讨使。掌握了后梁军大权后,为巩固其地位,即制订了多路并举,全面攻后唐的作战计划:一路趋石会关寇太原;一路由相州、卫州攻镇州;段凝自领大军攻后唐的南部地区魏州;令王彦章统禁军以攻郓州。各路军中,段凝统领的军队是后梁的主力,而王彦章率领的则是拼凑起来的一支军队,人数较少,战斗力最弱。王彦章攻郓州不利后,退守中都(今山东汶上)。由于各路大军分头进攻,甚至连禁军都调出去作战,都城大梁的防守出现空虚,为了阻挡后唐军队,保护都城,后梁军别出一策,决河自固。八月初, 后梁军于酸枣、滑州决河,东注曹州、濮州及郓州一带,形成广大黄泛区。《新五代史·段凝传》载:“卒以凝为招讨使,军于王村。是时,唐已下郓州,凝乃自酸枣决河东注郓,以隔绝唐军,号‘护驾水’。”
  关于这次决河,《旧五代史》《新五代史》《资治通鉴》等史料记载略有不同。
   决河的地点,一说在滑州,一说在酸枣(今河南延津县),酸枣县原属滑州,但已经于开平三年(909年)划归汴州。《旧五代史·郡县志》载河南道“滑州酸枣县、长垣县,梁开平三年二月,割隶汴州”。因此,严格来说,这时的酸枣属汴州,和滑州不是同一地方。由此推断决口不止一处,而是有多处决口。以当时战争的规模而论,多处决口也是有可能的。这次决河形成的黄泛区大致在曹州和濮州范围,南面到达五丈河以及汶水的北岸。泛滥的洪水大部分沿五丈河注入巨野泽,是后来梁山泊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当时交战双方的形势可以看出,段凝认为,后梁的都城大梁(今河南开封)在西面,而李存勖的后唐军主力在相对黄河下游的东面郓州和杨刘(今山东东阿北)一带,如果自滑州决开黄河,后唐军自东向西进攻的路线受阻,可以形成一道天然屏障,达到决河自固,保护都城大梁的目的,故称为“护驾水”。而后梁军主力则可以渡过黄河,进攻后唐的南部地区。这一决策为后梁带来了亡国之灾,正是出于这种战略上的安排,八月决河后,九月,段凝即率兵渡过黄河,向北进军到临河县南面以及澶州西面、相州南面一带。虽然后梁的进攻对后唐造成了一定的威胁,但是没有对后唐形成致命打击,而后梁的都城大梁的防守却变得十分空虚薄弱。
  更为不幸的是,后梁的作战计划早被后唐军了解,八月间,后梁右先锋都指挥使康延孝降后唐,把后梁的作战部署全部告诉了后唐军,并献由郓袭汴之计。李存勖谋臣郭崇韬积极支持这一计划,他分析当时的形势说,听闻汴人(后梁军)决河,自滑州至郓州,没有船不能行进,而精兵尽在段凝麾下,攻击我南部地区,又凭恃决河,以为我不能南渡,因此没有准备。郭崇韬向李存勖建议,他本人留一部分兵力守卫邺都,保固杨刘,“陛下亲御六军,长驱倍道,直指大梁”。这就是郭崇韬、李嗣源等人避开黄泛区,奇袭大梁的灭梁计划。
  李存勖采纳了这一建议,十月初三到郓州,当天夜里,后唐军即以李嗣源为前锋进兵大梁,过汶水,十月初五,攻克中都,生擒王彦章。中都城在汶上县西,是后梁军东面阻击后唐军,保卫都城大梁的主要屏障。攻克中都,扫除了进军大梁的主要障碍。后唐军继而由中都向西,两天就到达曹州,曹州守将不战而降。十月初九,李嗣源即兵临大梁城下。在大军压境,城内防守空虚的情况下,大梁城人心离散,后梁末帝朱友贞自杀,开封府尹王瓒开门纳降,后梁亡。十月十二,段凝才回军至封丘,降于后唐。
  为什么“护驾水”未能起到隔绝后唐军的作用?主要是决河后形成的黄泛区,它的南面在五丈河至巨野泽,东至汶水。只要渡过汶水,绕过巨野泽,走五丈河的南面,就可以避开黄泛区,直达大梁。后唐军正是走的这样一条路线。后梁军的错误就在于过分相信黄河洪水的作用,认为它可以起到阻止后唐军的作用,因而放松了对都城大梁的防守。
  “护驾水”不仅未能起到护驾作用,反而加速了后梁的灭亡。
   当后梁末帝朱友贞得到中都失守的消息时,预感到大难临头,急忙派出使者张汉伦驰骑追段凝军求救,但是张汉伦被决河的洪水阻挡,又失足坠马,甚至未能到达渡口,信息未能传达,求救的希望由于“护驾水”阻挡而破灭。不仅如此,“护驾水”还阻断了段凝军的回援路线,即使获悉都城大梁危急的消息,段凝要回兵救援,也很困难。当后唐军攻克中都后,李存勖召集将领分析军情时,李嗣源等就看到了这一点,他说,兵贵神速,即使段凝知道了我军要进攻大梁,后梁军重兵,皆在黄河北岸,要发救兵,“直路则阻决河。须自白马南渡,数万之众,舟楫亦难猝办”(《资治通鉴》)。由于黄泛区的阻挡,段凝要直接走近道回救中都或者大梁,已不太可能,必须绕远道从白马渡河,将耗费更多时间。又说:“此去大梁至近,前无山险,方阵横行,昼夜兼程,信宿可至。梁将未离河上,友贞已为我擒矣。”事实证明,李嗣源的分析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因此,后唐军有足够的时间奇袭大梁,一举奠定胜局,“护驾水”成了名副其实的亡国水。
  汴、晋战争中,后梁两次决河,还造成滑州至郓州一带严重水灾,此后黄河连年决口。同光二年(924年),即段凝决河后第二年,七月,曹州又遭大水,平地三尺。“八月,河水溢,漫流入郓州界”(《旧五代史·五行志》)。长兴二年(931年),“四月,郓州上言,黄河水溢岸,阔三十里,东流”。十一月,郓州又“黄河暴涨,漂溺四千余户”。天福六年(941年),“冬十月,河决滑、濮、郓、澶州”。后晋出帝开运元年(944年),“六月丙辰,河决滑州,环梁山入于汶、济”,正如《资治通鉴》记载说,“梁所决河连年为曹、濮患”。段凝决河,以水代兵,不仅误国,还给老百姓带来了严重灾难。■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