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深度观察 >

榆林洪灾百年一遇 县城防洪标准偏低

作者:高敏 发布日期:2017-08-04 15:48

   7月26日洪灾过后,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城淤泥堆积,一片狼藉。

  子洲县水务局是积水最严重的地方之一,一楼办公室的设施和文件都被泥浆灌注,直到8月1日仍未清理完毕。
 
  一场从7月25日晚持续到26日凌晨的特大暴雨,侵袭了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子洲县多个县区。大暴雨引发黄河中游右岸一级支流无定河、无定河支流大理河的超历史洪水,洪水被当地官方定为百年一遇级别。
 
  据了解,大理河绥德站7月26日5时5分洪峰流量3160立方米每秒,超过1960年有实测资料以来的最大流量2450立方米每秒。
 
  子洲县城遭遇洪灾后,供水水源清水沟水库在7月26日凌晨发生漫溢,于当日13时50分决口。
 
  陕西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下称陕西省防办)总工程师陈文军告诉新京报记者,突发暴雨强度大,加上子洲和绥德两县防洪标准偏低,尤其是发生决口的清水沟水库其实主要用于抽水蓄水,没有溢洪道,“严格讲不具备水库的调洪功能。”
 
  洪灾之后
 
  7月30日中午,天已经放晴,记者来到子洲县城二道街。灾后卫生防疫工作已经开始。临街的商铺主人,一边忙着从店中铲出泥水倾倒,一边在门外用已近乎泥浆的水勉强清洗店内物品。
 
  自来水公司的净化水管道在7月26日凌晨因洪水损坏,造成停水。之后,县城居民的饮用水主要来自购买和社会各界捐助的矿泉水。从26日下午开始,居民前往救援物资发放点,便可领取矿泉水和生活用水。
 
  每天从9:30至17:00,45辆送水车在全县人口比较集中的33个供水点供水,送水车容量为每车10吨,送完水后,前往40分钟车程外的米脂县取水。
 
  目前两县城区已分别有多个物资发放点。每到吃饭时间,城中居民随意走到一处吃饭的点,便有人招呼来吃碗热乎的饭菜或面条。
 
  年轻女孩杨雪(化名)在一家宾馆做前台,最近一直靠矿泉水生活,爱美的她已经5天没有好好洗脸,至多掬一把清水随意洗洗。洗漱用过的水,还得留着继续冲马桶。
 
  开小饭馆的李玉梅夫妇,居住的地下室在洪灾当天被淹透了,用水泵抽水三天,又雇了七八个人用水桶将污泥一桶桶提出后,才算做好初步清理。
 
  居民韩静(化名)每天在单位救灾、清理淤泥,只能靠周边邻居在中午送水时帮忙接两桶,而家中也还在停电,她家住在12层,每天需等待丈夫回来之后提上楼去,“现在最大的困难是没水,每天在单位救灾,却连自己家里都救不了。”
 
  子洲县仅有两家县级医院,县医院遭遇洪灾后,一楼的医疗设备全部损坏,陷入瘫痪,7月26日中午,县医院70多名病人全部转入子洲县中医院。目前,共有150张床位的中医院,在病房和楼道都加了床,将原来的旧床和50张陪护椅,全部拿来“临时凑合”,才够安置283名病人。
 
  中医院用水依然短缺。医院原有的两口自备井每天可提供15吨用水,其余依靠拉水车每天送来的30至40吨水,医院只得分时段供水、尽量节约,“尽量不洗脸,不洗衣服,以保证医疗用水。”院长张嘎告诉记者,他自己从26日洪灾开始,直到8月1日才第一次洗了脸,洗脸水是前几日下雨时用水桶接的雨水。
 
  7月25日晚,张嘎模仿电视中用钢架绑着石块防洪的办法,就地取材,与三十几名员工一起找来隔壁水果店30个方形塑料水果篮,里面装满砖块,将被褥铺在下面,包好装着砖块的水果篮,一个一个叠起来,筑起了一道1.5米高的“人造防洪堤”,共用了200多条被褥。
 
  决口的清水沟水库旁,张家寨村村民张顺利的水泥预制场被夷为平地。厂里的楼板或被推入河中,或被折断,一台东风牌大车、两辆拖拉机、三台搅拌机……机器全部毁坏,另有5间作住宿和办公用的彩钢房、一间砖砌的灶房和一间库房,全部夷为平地。
 
  “人安全就好,其他不想了。”回想起来,洪水时三个工人都站在自己的身边,他觉得特别庆幸。
 
  这几天,他在帮全村统计损失,写成材料上报。村里为三四百名无家可归的灾民办起了就餐点,他还自己上阵,和其他六七位村民一起做了厨师。
 
  榆林市民政局统计,截至2017年7月29日20时,洪涝灾害共造成该市9个县区405486人受灾,其中紧急转移安置人口84542人(含紧急避险),因灾死亡12人失踪1人,其中绥德6人、子洲6人、子洲失踪1人;因灾倒塌房屋514户1092间,严重损坏房屋2398户7121间,一般损坏房屋4519户12299间,直接经济损失约47.33亿元。
 
  洪水漫溢 水库决口
 
  7月28日,记者在清水沟水库看到,原本百米长的大坝已垮塌大半。坝顶的一排绿色护栏只剩头尾两端,坝面上“清水沟水库”大字支离破碎,底下满是泥浆。坝下的一座寺庙也被冲毁大半,一条原本宽阔平坦的道路早已不见。
 
  地处黄土高原腹地、榆林市南端,子洲县干旱少雨、水土流失严重。子洲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透露,水库未修建时,子洲“特别缺水,每到六七月份,大理河都会出现断流,引发吃水困难”。
 
  2007年4月,子洲县政府投资1150万元,开始修建清水沟水库,并于2010年又投资1300万元扩容,使水库可储水37万方。该项目被列入子洲县“十一五”的重要民生工程。目前,清水沟水库是该县唯一的水源工程。
 
  子洲县水务局副局长乔东告诉记者,清水沟水库高度超过24米。
 
  今年64岁的清水沟村人张艮歧从2009年开始,便被负责水库运营的子洲县自来水公司招聘为该水库的管理员之一,一直住在水库旁的三孔窑洞中。
 
  清水沟水库属子洲县双湖峪镇张家寨村。在周边村民的记忆里,清水沟水库的位置原来是一个土坝,修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用于防洪和灌溉。张艮歧记得,1997年夏季有一天连下了三场雨,清水沟这个土坝倒了,但1997年的大雨和洪水,“远没有这场(7·26暴雨)大,当时水库质量也不好。”
 
  张艮歧主要负责打扫大坝和河道卫生,以及供水。每年春天,冰开始融化时,水库就该开始抽水了。按照张艮歧的经验,要在水变成白色、能抽动时开始,通常从三月底到五月,要抽够半年用的水,供县城吃水到八九月份。但由于长期干旱,“水总是不够,今年就不够”。
 
  7月25日之前,雷雨连续下了四五天,但水库里却“基本没有存到水,大概只有60厘米”。据国家防总消息,7月25日8时至26日8时,陕西榆林降了暴雨到大暴雨,最大点雨量榆林市子洲县水地湾234毫米、绥德县赵家砭210毫米。
 
  当晚,住在水库旁的张艮歧和家人整夜未睡。他心里害怕,但以为水流过去就没事了。直到凌晨三点,他走出门,借着闪电劈下来的光,发现河道中的水已经满了,眼看要漫上水库。对面控制台可以开闸放水,但当时水位已超过坝顶,穿过百米长的大坝到对面去已不可能。
 
  他拨通自来水公司经理的电话,告诉对方坝满了,“如果开了闸却不下雨的话,库里的水全流出去,子洲人吃水怎么办?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不过,他还没有等到领导答复,四点后,手机信号中断。
 
  过了四点,“上游的几个土坝已经塌了”,在洪水漫溢的冲击下,“清水沟水库”几个大字逐渐被冲掉,土坝外层的石头和砖也开始被浸透,大坝开始有了垮塌之势。
 
  当晚,附近张家寨村里的村民张顺利,和其他七百多人一起,连夜撤离。村里年轻人组织了自救队,准备了几十根绳子,不断从越来越深的水里寻找拉人,一直持续到三点左右,全村安全撤离到原来山上的老宅。大家挤在窑洞里,一夜未眠,“全是惊慌”。
 
  天亮后,张艮歧接到消息,由于担心水库突然溃坝造成下游更大灾害,当地设计院工程师计划在水库炸开一个口子来泄洪。但此时,大坝已经有即将决口之势。
 
  张艮歧向记者展示了天亮后用手机拍摄的视频,当时约五六点钟,可以看到洪水不断拖着水库的土石奔流,“缺口越拉越大”。
 
  据子洲县官方通报,下午1时50分,清水沟水库发生决口,库水全部泄入大理河。
 
  在凌晨,子洲和绥德两县,均开始通知群众撤离大理河沿线危险地带。所幸,水库决口后,安全通过了两县,并未再次对沿线群众造成严重影响。
 
  “所幸没有在洪水最高峰时决口,否则就不得了了。”想起从远处看到水库下方寺庙旁翻起的巨浪,张顺利仍有些后怕。
 
  水库没有溢洪道
 
  为何此次暴雨会造成如此严重的洪灾,清水沟水库为何会漫溢至决口,子洲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给出的答案是:“今年气候异常,大理河上游也在持续大量降雨,各个支流集聚于此,造成重大洪灾。”
 
  在年均降水量449.1毫米的子洲县,7月26日当天最大点雨量为234毫米,相当于一夜下了半年的雨。
 
  对于洪灾原因,陕西省防办总工程师陈文军告诉记者,首先是由于突发暴雨强度大,大理河洪水超过河道行洪能力,漫溢街道。
 
  其次,子洲和绥德两县防洪标准偏低也是原因,“洪水超过了县城的防洪能力,基础设施能力不足,就要发生漫溢和淹没。”
 
  按照国家的防洪标准,一般县级城市防洪标准为20-30年一遇的洪水,但子洲和绥德县城的部分地段还未完全达到此标准。陈文军透露,据陕西省防办初步估算,此次洪灾接近50年一遇。
 
  发生决口的清水沟水库,设计库容仅37万方,属于水利水电枢纽工程中等别最低的小(2)型水库,加之常年泥沙淤积,实际蓄水容量只有28万方,而在降雨前,水库中还储有10万方左右水量。陈文军分析,暴雨当日水库附近降雨强度很大,导致水库来水量在短时间内远超水库蓄水能力,“来水估计50万方,而水库容量只剩18万方,装不下自然要漫溢出来。”
 
  陈文军坦言,与陕北的大多数水库或淤地坝一样,清水沟水库是用土筑起来的均质土坝,加之黄土高原土质容易被水侵蚀,所以清水沟水库在发生漫溢后,土坝被冲刷,最后发生了垮塌。
 
  他还透露,清水沟水库没有溢洪道。溢洪道是水库的防洪设备,多筑在水坝的一侧,像一个大槽。当水位达到一定高度可以自动泄洪,有助于减轻水库损失。不过,水库建设时,并不强制要求建设溢洪道。
 
  因此,该水库“严格讲不具备水库的调洪功能”。水库在设计时没有按照水库的蓄水排洪功能进行设计,仅作为水源的蓄水工程,“很显然,当地常年干旱,小水库建设时没有考虑到大洪灾的防洪标准,防洪措施不到位,一旦灾难发生,也缺乏应急措施。”
 
  如果清水沟水库的闸门在暴雨前可以提前开启,是否会让灾情有所缓解?据赶来子洲救灾的西北某勘测设计研究院专家分析,就当时降雨量来看,“流经的洪水一分钟便可以将水库装满”,容量37万立方米的清水沟水库仅相当于“小型蓄水池”,而“开闸放水至多对水库本身有一点好处,而对缓解洪灾并不会有多大贡献。”
 
  还有人称,水库决口对下游县城造成灾害。记者采访的专家均否认了上述说法。陈文军说,水库确实在县城上游,但决口发生在下午,县城在当日凌晨3时至6时已经被淹。水库决口时,大理河流量已经回落至600毫米以下,已经不会溢出河道。
 
  新水库正在规划
 
  对于洪水隐患的治理,陈文军告诉记者,只有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的不断完善和建设,才能有效防止洪水灾害。
 
  对于工程措施来讲,基础设施都有相应标准,综合实际情况,不可能把标准都提到很高的程度。能否修建更大的水库来调节洪水,他表示目前仍有难度,“没有修建更大工程的条件,地理因素、经济社会发展、暴雨洪水特性、自然环境、河道灌溉的要求等,都是修建工程需要综合考虑的因素。”
 
  那么,超过工程设防能力以外,则需依靠非工程措施,比如及时预警和及时撤离等,尽可能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至于非工程措施,子洲县存在短板。子洲县水务局现任局长张崇庆发表于2013年的论文《子洲县防汛预警系统建设方案探讨》中,提及了子洲县防汛预警存在的问题,包括“监测、预警设备缺乏,信息资料无法获取,预测、预报能力差;监测站网布局不合理;信息传递和监测手段落后。”
 
  其中对于监测站网布局不合理的问题,具体阐述为“目前已有的30个雨量监测站点分属于黄委会水文局和子洲县气象局,两个单位是根据格子需要分别从自己的角度设立的雨量监测站,从权限的防汛防御工作上来说,雨量监测站点布设还不尽科学,在部分暴雨高发区,雨量监测预警还是空白。”
 
  此外,当地水利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困难。子洲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在2016年12月23日公布了子洲水务局2016年工作总结,该总结谈及存在的问题时写道:“水利建设资金短缺,特别是水利项目前期工作由于前期工作经费无法解决,水利规划等前期工作严重滞后。”
 
  此外,还存在水利人才紧缺的问题,“水利系统多年来未有专业技术人才进入,全部业务靠仅有的几名技术人员完成,工作任务非常繁重。”
 
  从7月29日起,子洲县城天开始放晴。直到8月2日,两县淤泥清理工作仍在进行。
 
  陈文军分析,陕北多属丘陵沟壑的黄土地区,高强度暴雨对地表冲刷产生大量泥沙,泥沙被水流携带,涌入县城后,由于从河道到街道流速突然降低,泥沙便沉积在了街道。这次洪水中裹挟的泥沙,相当于“1立方米水含有半吨泥沙”,因而灾后清理淤泥的难度相当大。
 
  7月26日以来,子洲县水务局和自来水公司一直忙于抢修管道,解决县城饮水问题。7月31日下午17时,在抢修好净化水管道后,利用县城的4口预备井,子洲县城开始试供水,虽然试供水流量较小、时有时无,但县城供水问题开始初步解决。
 
  子洲县委宣传部透露,子洲已排查出几处可利用水源,投入使用后能有效解决县城供水问题,能够基本满足城区供水需要。
 
  此外,子洲县还将再规划建设康家沟水库,投入25016.69万元,库容远超清水沟水库,为170万方。此工程在2016年已进入环评阶段。自来水厂也将进行扩容提标改造,“到时候县城供水问题将得到彻底解决”。
 
   至于此次决口的清水沟水库,也将清淤后重建,可实现库容37万方,这项工程预计在今年11月中旬完成。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新京报 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