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江河之子 >

生命定格在治水一线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7-10 11:39

   没有人生来伟大。宁波北仑岩东水务有限公司员工王飞耀,在日常细行的坚持中,把平凡变成伟大。

  2001年开始,北仑主城区地下七八米深的雨污水管网,是王飞耀守护的“阵地”。从工段长到泵站管网负责人,他的职责就是保障污水顺利通过管道到达污水处理厂,没有堵塞,没有外溢。
 
  16年来,620公里污水管道、6万只窨井盖、16个泵站……他用脚一寸寸丈量,用眼一点点查看,将普通的工作做到极致。
 
  2017年4月28日,巡河完毕回到公司食堂,匆匆吃了两口饭,王飞耀因为心脏骤停倒下了。
 
  一名党员的生命从此定格,定格在47岁,定格在治水一线。
 
  生命最后一天,他仍在巡河
 
  “他就是所有治水人的缩影,做普通的事,但贵在坚持不懈。”岩东水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陆剑谷回忆道。
 
  4月28日9时,陆剑谷准时出现在水务公司楼下,这是他和王飞耀约好一同前往柴桥街道庙河江巡河的时间。
 
  前不久,剿灭劣Ⅴ类水攻坚战在全省打响,陆剑谷被任命为庙河江的二级河长。原本还有些摸不着门道,王飞耀一句“看河这事我熟”,让他放下了心。他知道这位业余时间喜欢钓鱼,几年前还被借调到北仑区内河办工作的得力下属最懂“水”的事情。
 
  一次,王飞耀与北仑岩东环保志愿服务大队大队长张继勋聊天得知:有人在霞浦街道承包了一处河道,养殖草鱼、鲢鱼等。但奇怪的是,每次一下雨河面就漂油污,以至于客户们屡屡抱怨,“钓回去的鱼,吃起来有柴油味”。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王飞耀特地约了张继勋去现场查看。那天,到了河边,王飞耀便拿出准备好的地下雨污管网图纸,从下游开始一个个排查污水管道出水口,蹲下来闻气味、辨颜色,并循着路线溯源企业,最终发现可能是周边一家润滑油公司因为污水池容量不够,下雨天水量大油污外溢造成河道污染。接下去半个月,王飞耀利用休息时间往这家企业跑了四五趟,指出问题、现场指导,直至整改完成。
 
  庙河江并不远,陆剑谷、王飞耀与区、街道其他工作人员会合后到达河边,还不到10时。
 
  庙河江也不长,穿过小村,从头走到尾最多2公里。
 
  一行人看得十分仔细,来回走了两三趟,河岸边垃圾是否清理干净、排水口的标识是否到位、水质是否有异常、周边企业有无污水偷排等,一项项检查、拍照留证、讨论措施,用了近1个半小时。
 
  11时20分,蓝色的河长牌前,王飞耀按下手机按钮,帮忙拍下了巡河队伍的合影。
 
  “大家一起去我们食堂吃个饭吧。”街道工作人员提议。
 
  “下午1点半要讲课,想回去再准备准备。”王飞耀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有些为难。
 
  “下次下次,我们今天回公司吃中饭。”陆剑谷也笑着推辞。
 
  没有料到,刚回到公司食堂,匆匆吃了两口饭,陆剑谷身后便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一回头,王飞耀已倒地休克。2个多小时后,医院宣布王飞耀因心脏骤停抢救无效死亡。
 
  水务公司公告栏里“城市排水管道非开挖修复技术,主讲人王飞耀”的内部培训课,再也没能开始。
 
  620公里管道,他用脚丈量
 
  “耀哥一直冲在前面,干最苦最累的活。”水务公司员工杨雨阳说,从2010年进公司,这位老大哥生前带着他度过了6年多的工作时光。
 
  北仑区西到富春江路,东到珠江路,南到329国道,辖区内分布着620公里污水管道和6万只窨井,保障这些设施正常运行,是水务公司员工的重要任务。污水管道出口在哪里,接口在哪里,终端在哪里,变动在哪,连接哪些企业,哪里有问题,王飞耀总是记得一清二楚。
 
  一次,杨雨阳在嵩山路和淮河路一带检修地下管网发现,污水流向与图纸不符。他原本准备挖开路面排查,王飞耀到现场一看便发现:“这里管网走向换过了,这根污水管是报废的。”
 
  杨雨阳很惊讶,王飞耀却摆摆手说:“我走了10来年,怎么会不清楚。”
 
  每天早晚沿路巡检,碰到窨井下水口被杂物堵塞的情况不少,路边停车、打开井盖、排查处理,已经成了他们的条件反射。久而久之,尖镐、铁锹和叉子就成了他们车里的常备物件。
 
  “跟管道打交道就是 急 和 快 两个字,堵塞和破损都会造成污水渗漏,轻则污染土壤和水体,时间长了还会冲毁路基。”杨雨阳说,针对市民举报和排查发现的问题,公司规定2个小时内解决,但通常每次用时不超过半个小时,“我们不是在现场,就是在去现场的路上。”
 
  北仑区地下管网系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修建,由于海涂地质松软,工业企业和集装箱车又多,一些污水管道出现了沉降、错接等问题。2015年,北仑区城管局提出对主城区范围内雨污水管网进行全面检测、维修。任务重、时间紧,王飞耀被紧急任命负责该项目。
 
  从这头的窨井到那头的窨井,短短几十米的距离,需要一寸寸冲洗干净管道内壁,再放下机器进行360度检测是否有破损。白天,交通繁忙、车来车往,路面无法施工,大家只能抢在晚上或休息日工作。
 
  闽江路上的主管道铺设了20多年,周边4个小区的污水都流经这里进入泵站,位置十分重要。然而,一检查却发现多处有破裂脱节。王飞耀当机立断作出决策,要求尽快修复。10多人的施工队伍连续7个昼夜轮流赶工修补,每次看到有人累了,王飞耀便走过去替换,“我来,你先去歇歇。”但别人要来替他,他总是推辞。
 
  两年间,王飞耀带着同事共排查180公里地下管道,检测出2000多个破损点,完成了24公里管道700多个破损点的维修工作。“我做的事情不大,但交关要紧。”这是王飞耀最常挂在嘴上的话。
 
  别人有困难,他随叫随到
 
  “别人遇到纠纷,有人巴不得躲远点,他却总要去管管。”王飞耀离开已有两个多月,朋友林明波依旧无法释怀。
 
  林明波始终记得,多年前,自己没有工作,家里经济最困难的时候,王飞耀一次次上门,帮他出谋划策的情景。等他终于决定要从事绿化苗木行业,王飞耀又一次到来,这次带的是自己全部的积蓄和东拼西凑借来的20多万元钱。如今,林明波在柴桥开的苗圃步入正轨,生意不错,“阿耀的情义我是要记一辈子的。”
 
  在儿子王宏杰眼里,父亲生前“管”的事情也着实多。
 
  听说宁钢生活小区的断头河又黑又臭,居民抱怨连连,王飞耀苦思冥想,提出了“打通管道,引入污水处理厂再生水”的方案;保税区要改造雨污管网,王飞耀又“不请自来”,想方设法帮忙;凤洋河边有企业乱排放污水,王飞耀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到现场指导雨污管网整改。
 
  去年9月,台风“莫兰蒂”袭击宁波。晚上8时多,王飞耀接到“银泰城2号车库门附近被淹,地下停着上千辆车,准备强排”的电话。他换了身衣服,嘱咐好家人关紧门窗便出了门。
 
  开车到了现场,水已经漫到大门口堆放的沙包顶端,王飞耀立刻往水里冲,用手在地上摸索,一个个打开窨井盖,加快排水速度。应急车随后赶到,一同展开紧急抢险。
 
  连续奋战三四个小时后,险情被排除。大家还未松口气,旁边小区的社区主任便匆匆赶来,“总算找到人了,我们小区地下车库快被淹了。”
 
  “快快,我们赶紧过去。”王飞耀二话没说,开着强排车跟了上去。此后连续辗转4个积水点,整整30个小时未合眼,他没有一句怨言。
 
  这位事事上心的“多管管”先生,对自己却总说“没关系”。
 
  抗击“莫兰蒂”期间,王飞耀家位于高潮村的老房子进了水,一楼全部被淹,他知道了,也只是打电话吩咐妻儿,“这里的事要紧,家里的事没关系,你们自己克服下。”
 
  今年2月,一向身体健康的王飞耀突然牙疼。去医院一检查,血压升到了190,心跳却每分钟只有40次。同事、朋友来问情况,他笑笑说“没关系”,继续忙碌在治水一线。
 
    王飞耀走了,曾和他并肩奋斗过的同事、相互帮扶过的朋友、朝夕相处的家人都说:“没有一件事轰轰烈烈,说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却让人深深怀念。”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浙江日报 编辑:李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