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行业风采 >

融汇时代 龙归大海——山东黄河河务局改革发展40年纪实

作者:山东黄河河务局 发布日期:2018-11-06 11:23

 安澜之梦 众志成城
  大河之治,始于堤防。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人民治黄史就是一部以堤防工程为主的建设史。
  济南黄河标准化堤防建设代表刘金福永远忘不了,2008年12月26日,他代表山东济南黄河标准化堤防工程,与国家体育场“鸟巢”、国家大剧院、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这些享誉世界的建筑精品,同步登上了“鲁班奖”领奖台。这是人民治黄历程中的第一个 “鲁班奖”,是黄河水利工程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
  改革开放以来,山东黄河进行了第三次、第四次大修堤,809公里临黄堤已加高到11米以上、加宽到50~100米。21世纪以来,山东黄河河务局举全局之力,精心组织,克服困难,按时完成了535公里的标准化堤防建设任务,黄河大堤成为名副其实的防洪保障线、抢险交通线和生态景观线。
在黄河防汛中,非工程措施同样重要。改革开放以来,山东黄河各级都加强了非工程措施建设,使其不断改进、完善。加强法规建设为黄河治理与防汛提供了法律保障;以行政首长为核心的各项防汛责任制不断完善,确保各项工作落到实处;河长制组织体系全面建立,落实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1195人,专项整治“清河活动”深入开展,累计完成392处违章建筑和违法活动整治;系统的、可操作性强的防洪预案为有计划地防御洪水提供了技术支撑;及时准确的洪水测报、预报为防洪提供了基础依据;防汛信息化建设为抗洪抢险工作提供了先进的技术手段;机械的广泛应用极大地减轻了抗洪抢险人员的劳动强度,提高了抢险工作的效率和质量;物资储备、通信联络、电力供应、卫生防疫、治安保卫等措施的不断加强,为防洪工作提供了保障。
  改革开放以来,山东黄河初步建成了较为完善的防洪工程体系,实施了多次调水调沙,山东境内河道平均刷深1.5米,国家出台了黄河滩区运用补偿政策。依靠防洪工程体系和防洪非工程措施,特别是沿黄党政军民与黄河职工的严密防守,战胜了黄河历年洪水和严重凌汛,确保了黄河防洪、防凌安全,彻底改变了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险恶局面,实现了伏秋大汛岁岁安澜。
  1982年汛期,黄河花园口站出现了15300立方米每秒洪峰,山东位山以上滩区全部漫滩。当时正值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夕,为削减洪峰,实施了东平湖分洪。在这个汛期,山东10万军民上堤抗洪抢险,战胜了洪水。
  1996年汛期,黄河出现两次洪峰,黄河洪水和汶河洪水相叠加,滩区漫滩,10余万人日夜战斗在抗洪一线。洪水期间,迁出滩区群众19.72万人,避水台安置17.28万人。
  2001年汛期,东平湖超警戒水位1.88米,防汛形势严峻。采取挖掘机开挖、水下爆破、高压水枪冲击、绞吸式吸泥船搅动等措施疏浚引河,提高了出湖河道泄洪能力,战胜了洪水。
  2003年华西秋雨期间,黄河山东段5处滩区漫滩进水,171个村庄被洪水围困,12.28万人受灾。山东省委、省政府领导在一线坐镇指挥,严密防守,保护滩区群众安全。
  2007年汛期,东平湖持续超警戒水位,破除庞口围堰实施泄洪,黄河职工和东平县群众5000人日夜连续防守15天。
  2010年,金堤河出现1975年以来最大洪水, 防汛队伍1500余人上堤防守,及时抢护了管涌群、涵闸漏水等险情。
  2013年,出现了黄河、汶河洪水叠加的情况,4000余名黄河职工、1800人的群众防汛队伍全力投入抗洪抢险。
  2018年,黄河山东段接连经历两次洪水过程,持续时间27天,东平湖开闸泄洪,山东黄河河务局职工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精准施策,科学应对,黄河山东段防洪工程未出现重大险情,洪水安全入海。
“王牌”之路越走越宽
   东平湖是古大野泽和梁山泊的遗迹,历史上一直是黄河的自然滞洪区,1958年经国家批准后改建为能控制运用的平原水库,逐步成为黄河下游防洪工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东平湖蓄滞洪区是黄河下游唯一的国家级蓄滞洪区,主要承担分滞山东黄河宽河道向窄河道过渡河段超流量洪水和调蓄汶河洪水的任务,被形象地称为“洪水的招待所”。东平湖蓄滞洪区建成之后,共承担分洪任务7次。可以说,它是确保山东黄河防洪安全的“王牌”工程。
   20世纪90年代到“十五”期间,国家加大投资力度,先后实施了二级湖堤加培、陈山口和清河门泄洪闸改建、庞口闸新建等项目,东平湖各类防洪工程设施基本完备。
   “十一五”期间,“民生水利”建设为东平湖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防洪工程建设实现历史性重大突破,完成防洪工程投资约5亿元,东平湖综合治理项目荣膺中国水利工程“大禹奖”。
   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出台后,水利改革发展速度加快。“十二五”期间,东平湖完成防洪工程建设投资1.6亿元,包括二级湖堤加高加固、庞口闸扩建和4座病险水闸除险加固等工程。
   黄河下游“十三五”防洪工程是国家重点推进的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其中东平湖防洪工程主要包括梁山机淤固堤工程、山口隔堤截渗工程、马山头涵洞改建工程等。
   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批复《黄河东平湖蓄滞洪区防洪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工程总投资6.53亿元,项目实施后将全面改善东平湖防洪工程的薄弱环节。
   铸就钢筋铁骨,护佑岁岁安澜。新的时代,东平湖的“王牌”之路越走越稳健、越走越宽阔。
黄河水啊幸福水
   黄河是山东的主要客水资源,对全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我们老百姓爱黄河、怕黄河,离开黄河没法活。”“要想吃上饭,围着黄河转。”这些在东营、滨州耳熟能详的民谣,道出了人们对黄河的无限眷恋与依赖。
   改革开放以来,按照除害兴利、治河惠民的方针,山东黄河已通过修建引水工程和水资源管理调度,不断提高水资源开发利用效率,建成引黄涵闸63座,设计引水能力2424立方米每秒。除沿黄地区外,还利用滨州打渔张引黄闸(2015年同时开启东营麻湾闸)向胶东调水,为青岛、潍坊、烟台、威海等城市提供了重要的水源。山东引黄灌溉面积有近3500万亩,有15个市近百个县(市、区)用上了黄河水。1978—2016年,年均引水68.13亿立方米,1989年引水123亿立方米,为历史最大值,使菏泽、聊城、德州、滨州、东营5地区在遭遇自1916年有水文记载以来最严重干旱的情况下,粮食产量仍较上年增产141万吨。
   此外,引黄调水改变了濒临渤海的滨州、东营两地区和德州北部地区人畜长期饮用苦咸水、高氟水的局面。
   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沿黄经济社会的发展,黄河水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黄河断流频繁,最为严重的1997年断流时间长达226天。黄河断流造成黄河下游地区粮食减产、企业减效、人畜饮水困难,也使生态环境恶化。
   1999年,国家授权黄委对黄河水量实施统一调度,山东黄河实行取水许可、严格用水总量的控制,通过推行上下游轮灌、加强取水用途管制等措施,科学调度黄河水资源。尤其是2008年黄委提出了功能性不断流的调度要求,山东黄河河务局积极开展了黄河生态调度实践:通过优化调度,黄河山东段连续14年无预警,连续18年未断流;合理制定山东春灌引水方案,生态基流和冲沙水量持续增加;连续5年组织实施黄河三角洲生态调水暨刁口河流路生态补水,刁口河流路连续3年实现全线恢复过流,累计补水2.25亿立方米,有力地支持了黄河三角洲国家战略的实施。
   据统计,黄河入海控制站——利津站,1995—1998年、1999—2005年、2006—2016年年均入海水量分别为104亿立方米、116亿立方米、172.8亿立方米,为近海生态环境持续改善提供了保障。黄河水及时调往南四湖,使其生态灾难得以避免。通过实施引黄保泉工程,2003年9月6日以来,济南趵突泉已连续喷涌15年,“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的美景得以重现。
   同时,利用聊城位山闸、德州潘庄闸,圆满完成了历次引黄济津、引黄入冀等跨流域应急调水任务,缓解了天津市和河北省的生产、生活用水危机,改善了白洋淀的生态环境,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作出了贡献。为保障2018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期间的供水安全,统筹4条供水线路,圆满完成供水任务。
   山东黄河引黄供水事业从无到有,不断发展,40年来,已由单纯的农业灌溉发展成为可向城市生活、农业、工业、生态等多功能供水,黄河水资源的利用与山东经济社会发展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黄河水少沙多,如何充分利用泥沙资源,变害为宝,山东黄河人进行了不懈努力。
   2008年以来,利用引黄放淤技术,黄河泥沙为沿黄地区淤填盐碱涝洼地1万多亩,为城镇建设供应土方820多万立方米。通过有计划地人工调整入海流路,多年来每年填海造陆面积为25~30平方公里,形成了辽阔的黄河三角洲。另外,还利用泥沙填沟造地等。
   流金淌银的黄河水造就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孕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万千生命,黄河水流到哪里,哪里就富裕;流到哪里,哪里就生态和谐。
释放出第一生产力的力量
   1978年,对于山东黄河科技创新工作来讲,具有特殊的意义。1月20日,山东黄河河务局报请山东省革委会农林办公室批复同意设立科技处。山东黄河河务局科技创新工作迅速起步、加速,当年,有12项科技成果荣获全省科学大会科技成果奖。
   20世纪70年代,土法上马,黄河首只简易机动自航式钢板吸泥船“红心一号”诞生,造船抽沙淤背固堤的梦想得以实现。1978年3月18日,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山东黄河河务局科技成果“引黄放淤固堤经验”(济南修防处、博兴修防段、齐河修防段)和“延长水轮机、水泵寿命的非金属涂料”(齐河修防段)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状。引黄放淤固堤成果被认为是黄河人因地制宜、自主创新、以河治河的伟大创举。经过多年探索改进,机淤固堤输沙距离已由最初的几百米增加到15000米,输沙生产效率比原来提高了3.7倍,生产成本同比降低30.4%。1972年至2015年,山东黄河累计完成放淤固堤土方7.1亿立方米。
   调水调沙冲刷河道。2002年开始利用小浪底水库进行黄河调水调沙试验,到2016年,15年中共进行了19次。山东省高村—利津河段共冲刷泥沙2.967亿吨,共有9.754亿吨泥沙冲刷入海。山东黄河河道平均刷深1.5米,洪水最小平滩流量由2002年的1800立方米每秒提高到2018年的4200立方米每秒。
   加强科学研究与创新。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思想指导下,积极实施“科技兴河”战略,大力开展科技创新活动,共取得各类科技创新成果1704项,其中获国家科技成果奖5项、水利部科技进步奖或大禹科技奖8项、山东省科技奖29项、黄委科技进步奖218项。其中,“ZDT-I型智能堤坝隐患探测仪”1998年10月获山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999年11月获国家技术发明三等奖,先后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和实用新型两项专利,该仪器在黄河堤防隐患探测和1998年长江抗洪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建成了黄河信息通信网络。1988—1995年,建成郑州至济南,济南至东营数字微波干线;2003—2005年,将两段微波进行了升级扩容,合并成一条完整的新微波干线;1995—2014年,建成了50多跳微波支线,2015年建成多处光缆通信电路,基本解决了县级河务局和管理段的信息通信问题。1989—2005年,建成40多处程控交换机,2014年采用软交换技术对部分程控交换机进行了更新升级。目前,山东黄河建成了较为完善的通信传输网、语音交换网、计算机网等信息通信基础设施。
   开发了信息化应用系统。1998年12月,山东黄河河务局机关建成办公自动化系统。1999年完成8个市级河务局办公自动化系统建设,并开发了山东黄河防汛决策支持系统。2001年完成了县级河务局办公自动化系统建设。2003年5月建成省局到市局的视频会议系统,2006年建成市局到县局视频会议系统。2013年以来,加大业务应用系统研发力度,突出黄河工程体系控制与管理的信息化建设,按照“一站式、一张图”目标,在信息化平台建设和应用系统研发上取得新突破。截至2016年年底,已建成山东黄河网、防汛网、水雨情查询及会商系统、防汛业务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卫星云图接收系统、洪水预报调度系统、涵闸远程监控系统、东平湖三维防汛决策支持系统等,初步建成了山东黄河地理信息系统、综合视讯平台和基建工程信息管理系统等,加强卫星通信、无人机、4G等新技术应用,提高了黄河防汛抗旱现代化水平。2018年,滨城县级移动前线防汛抗旱指挥部(试点)正式投入运行,试点单位整体防汛指挥调度能力得到全方位提升。
   古老的山东黄河,正在渐渐完成由传统治黄到现代治黄的华丽蜕变。
美丽河口  大河归宿
   大河之治,终于河口。
   100多年来,黄河在广袤的河口地区来回游荡,塑造了面积近6000平方公里的近代黄河三角洲,在这块年轻的土地下,被共和国视为经济命脉的石油资源和天然气蕴藏量丰富。于是,全国第二大油田——胜利油田在这里腾飞,黄河口油城——东营市应运而生。1988年6月,时任民盟中央主席费孝通挥笔写下了“黄河龙口,齐鲁宝地”。然而,这块宝地却因黄河入海流路的频繁摆动而阻碍着开发的步伐。
   黄河入海得有一条相对稳定的入海流路!在胜利油田开发、黄河三角洲建设、东营市规划定位、严峻的防洪形势等各种问题交织下,稳定黄河流路迫在眉睫。1976年5月3日,国务院同意改道清水沟的建议。
   大河稳,社稷兴。1976年5月21日,黄河在罗家屋子成功截流,历史上第一次有计划、有设计、有科学理论依据的黄河人工控制改道实践得以实施。滚滚黄龙终于按照人的意愿从清水沟注入渤海,黄河入海口任意摆动的历史得以改写。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决策层的关注催生了黄河口治理一期工程的立项与实施。1988年4月6日,黄河口疏浚工程领导小组及前线指挥部成立,开始进行河口疏浚工程试验,包括截支堵汊、强化主干,修筑导流堤,清障疏浚,修做控导工程以及放淤等。1989年8月,黄委编制完成了《黄河入海流路规划报告》,1992年国家计委予以批复。山东黄河河务局据此编报了《黄河入海流路治理一期工程项目建议书》,1996年获国家计委批复。
   一期工程总投资3.64亿元,防洪堤按20年一遇设防,治理投资由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水利部、山东省政府共同承担。截至2005年年底,水利部和山东省承担的建设项目除南防洪堤延长工程经黄委批准暂缓实施外,所有项目基本完成。
   在一期项目实施的同时,跨越7年,3次组织施工,历经3次调水调沙的挖河固堤工程于2004年6月全部结束,20年前还是“梦想”的“挖沙降河”工程成为现实。
   2003年3月,黄河口治理研究史上一次规模大、时间长、层次高、专业广的“黄河口问题及治理对策研讨会”在东营举行,提出了“清水沟与刁口河流路轮流行河”等延长清水沟流路的方案和措施。为提供科技支撑,黄河口模型基地于2006年开工建设,2016年通过竣工验收。
   2018年,清水沟流路迎来了42岁生日。在有资料记载的历史中,黄河口一条流路稳定行水超过40年是一个奇迹。
   为维护黄河三角洲生态系统良性循环,黄委自实施黄河水量统一调度之后,2010年开始实施黄河三角洲生态调水,遏制了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生态退化的趋势;停止行河37年的刁口河全线恢复过流,重现旖旎风光;三角洲内淡水湿地面积稳步增长,芦苇湿地沼泽面积增加了约30%,生物量迅速增加。
   在黄河河口地区扇形的土地上,一片片湿地,芳草萋萋、鱼肥水美,人们时常能看到东方白鹳、丹顶鹤等大型鸟类,时而静立水边,时而引吭高歌,一幅自然和谐的生态美景跃然眼前,令人陶醉。
   “黄河浩荡贯长虹,千回百转总流东”。龙腾齐鲁,人水和谐,历史的长河中,黄河这条巨龙走过的轨迹,折射出改革开放40年来社会发展变迁的历程,带给我们走向未来的力量与启示,“团结、务实、开拓、拼搏、奉献”的黄河精神与改革创新的时代精神一脉相承,在齐鲁大地上融汇交流,生生不息。
来源:水与中国杂志 编辑:张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