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水与中国
当前位置:主页> 高端思维 >

城市如何不涝不“看海”

作者:刘佳 罗逸爵 蒋梦筱 发布日期:2017-11-03 10:49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0月26日《南方周末》,原题《把水存起来、还回地下,让城市不再“看海”——访法国水资源学院主席布里斯·拉隆德》)

  我们绘制了淹水区的地图,这些地图都是公开的,人们可以看到哪些地方存在洪涝风险,不允许有建筑,这是主要的预防措施。

  难改造的老城,可以建造地面的渠道系统,尽量让雨水待在城市的表面,通过引导让它流入许多小池塘。

  运输、工业、建筑、农业都需要水,需要有人来调度,这个总的协调者就是政府里的环境部。

  《悲惨世界》中,主人公冉·阿让曾经在巴黎的下水道中协助革命者躲避警察的追捕。作家雨果形容巴黎的华丽与奢侈都在排水沟上展示出来,这里暗藏着另一个被世人称颂的巴黎。

  欧洲曾饱受污染之苦。十六世纪,含有病毒的水会渗入皮肤致病,这让人们害怕沐浴,越来越多的城市甚至关闭浴室,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长年拒绝洗澡,英国维多利亚女王1837年登基时,白金汉宫并无一间洗澡间。

  直到十九世纪饮用水源被污染,传染病肆虐多年,欧洲才开始治理城市污水。疫情结束后,各国纷纷改造下水道。

  现在,法国不仅拥有着先进的排水系统,在布里斯·拉隆德的眼中,巴黎被绿色环绕,植物帮助城市获取更多水资源,而这只是庞大的城市水管理系统中的一部分。

  如何避免“看海”的城市越来越多?71岁的拉隆德,这位当过法国海滨城市“圣布里亚克”市长,执掌过法国环境部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特别顾问、法国水资源学院主席近日在京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解惑。

把洪水存起来

   南方周末:越来越多的城市在遭遇暴雨洪涝灾害,在中国,人们开玩笑说“在家看海”。2017年7月,巴黎刚刚遭遇了一场创纪录的暴雨和内涝。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会采取什么措施来避免“看海”?

  布里斯·拉隆德:我们会先做天气预报,设立警戒级别来告诉人们做好相应的准备。但是,防止这一切最重要的是改变整个城市的建设规划。所以我们绘制了淹水区的地图,这些地图都是公开的,人们可以看到哪些地方存在洪涝风险,不允许有建筑,这是主要的预防措施。还有其他措施,比如把城市设置在洪水区域的下游,这样水在到达城市之前已经消散在郊区。我们还需要保护好沼泽和湿地,因为它们像海绵一样可以吸收水分。

  南方周末:你提到的是规划角度,如果暴雨突袭,有什么应急措施呢?

  布里斯·拉隆德:如果我之前说的这些措施都未能阻止洪水,一旦城市被水淹,我们会试图让水减速,渗入排水系统,并且尽量避免排水系统超负荷运转,把洪水往预先建造好的储水库引导。它可以是一个地上露天广场,平日里供市民和儿童休闲,洪水来临时用来储水,随后引导水慢慢地流走。

  除了下水道,我们试图在城市的街道周围建造更多的孔洞,让这些水流到水渠里去。

  如果这些排水系统仍然没有用,现在巴黎已经建成了四条隧道和八个地下水槽来存储洪水。我们有能力存储将近一百万立方米的雨水,底部的雨水通过隧道底部会流往污水处理厂,顶部的水是干净的,会慢慢流往河流系统。这个系统在过去的20年内已经作出了很多贡献。

  南方周末:你说的很像中国正在流行的海绵城市建设,有什么好的经验或建议吗?

  布里斯·拉隆德:建设海绵城市有不同的方法,但共同的理念是你必须把水储存起来,吸收并慢慢放回自然里去。大自然中的湿地就具备这些功能。人们目前在城市里做的就是试图引进小湿地,让这些小湿地来发挥作用:减缓水的流动,储存,渗透。

  我认为让水渗透回地下是我们能做的最正确的事。我们从地下蓄水层抽水太多,所以必须要把水“还”回去。

  在印尼的雅加达,人们抽水太多,以致城市在海平面以下。在墨西哥城,城市已经下沉了不少,现在工程师们将水泵回含水层,以稳定将要下沉的大教堂。

  美国沙漠里的凤凰城和拉斯维加斯,那里没有足够的水,为什么人们能在这些地方居住呢?他们有运河,当他们不使用运河的水时,他们会把这些水储存在地下的含水层里。拉斯维加斯的含水层中有两年的水资源储备,他们称之为水银行,必须付钱才能把水从水银行里拿出来,这很有趣,是我们在世界各地都要做的,把水“还”回到土壤的含水层中。

老城改造,可做地表的渠道系统

  南方周末:我们知道法国拥有世界最先进的下水道,时光追溯到一百多年前,作家维克多·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对下水道进行了大量描述。你怎么形容巴黎的下水道?

  布里斯·拉隆德:巴黎下水道很大,它的优点众所周知。你可以很容易地在下面行走,甚至可以在里面划船。现在巴黎饮用水的系统仍然运作良好,但是排水系统还不够大,在将雨水运送回河流之前,我们需要动用整个系统来存储雨水。

  南方周末:也就是说,城市的地下管道并非一劳永逸?

  布里斯·拉隆德:它在建成之初是完美的,但我不认为他们考虑到了一切。比如雨污合流,就是没考虑到的麻烦之一。

  在改造后的巴黎地下水系统有一个非常聪明的设计,清洁街道的一部分水不是来自饮用水系统而是直接来源于河流,不会浪费好水。

  我曾经是一个海滨城市的市长,我们建造了分流系统,一个是雨水管道,另一个是下水管道,两套系统各自独立,虽然非常昂贵但我们还是完成了。我们还建造了一套特殊的渠道,让雨水前10分钟先流往污水处理厂,因为它们带着街上的污垢和灰尘。

  南方周末:合流与分流的利弊如何?现在中国和很多国家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老城多年前的合流制改造非常昂贵且困难,对此你的建议是什么?

  布里斯·拉隆德:建议做分流系统,但因为昂贵和复杂,中国并没有必要建立第二套地下渠道网络,可以建造一个地面的渠道系统,尽量让雨水待在城市的表面,通过引导让它流入许多小池塘,这样雨水就会慢慢地消失。

  你们可以试试,这要便宜得多,但习惯了城市里的水在地下流动,看不见排水系统的民众看到地表的雨水系统后,需要接受和理解这个新事物。

  南方周末:但是在人口集约型的特大城市,恐怕没有多余的空间建立起这样的系统?

  布里斯·拉隆德:巴黎比北京人口密度更大,巴黎的建筑物非常紧凑。但在北京,每个摩天大楼的周边都有花园。你们有充分的空间。

  地表建设要容易得多,你只需要修一些渠道,每个城市都不一样。

水循环利用也很重要

  南方周末:德国人曾经在中国青岛建造过排水系统,这经常被举例说明完善的下水道能如何抵御洪涝。但是德国媒体也称,当城市人口急剧扩张上百倍,完美的神话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你怎么看人口的增长对排水系统新的影响?

  布里斯·拉隆德:排水系统需要逐步完善这是肯定的。地球上水的总量是固定的,而人口正在增加,所以人均水资源正在下降。我们除了尽可能节约用水,水循环利用也很重要,不只是雨水,还包括了其他所有的水。水可以通过地下回到大自然中,也可以让处理过的污水成为灌溉水的来源。

  南方周末:谈到水资源循环利用,现在法国有哪些例子可以分享?

  布里斯·拉隆德:在里昂,政府鼓励人们循环用水,比如普通人回收雨水可以减税。

  现在政府不仅负责市里的小循环,还必须考虑到整个流域的水,包括来源、废水处理、饮用水问题等等,城市之间不能像以前一样独立行事。

  很多私人公司也会提供帮助,改造居民的房子进行循环用水。

  南方周末:听说欧洲一些国家会向民众征收雨水费,凡是不收集雨水将雨水直接排到下水道的,都需缴纳一定的雨水费。

  布里斯·拉隆德:是的,其实人民很支持雨水费。因为大家不喜欢被水淹,回家后又看到可怕的杂物和垃圾以及破败的瓦砾。如果他们有一个很好的节水系统或是雨水处理系统,那么他们就可以通过省水来省钱。

  但是现在在法国这项计划已经推迟了,因为它没能为政府带来足够的钱。

  南方周末:雨水费收来的钱不够,那么法国在水管理方面从哪些渠道融资?

  布里斯·拉隆德:我们对于水的融资方式有三种,即三个T:收费Tariff,税收Tax和转让Transfer。收费是水每立方米的价格,水是免费的,它来自自然,但是运输、抽取、分发和清洁不是免费的,要为这些服务付钱。这非常昂贵,特别是在水资源稀缺的地区,比如“沙漠之城”——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我们还可以针对相应项目课税。

  例如,如果你造成污染了,你就得交税。如果你使用了水,你也得交税;水和其他资源还可以在预算之间进行转移。在德国,有一个自治市的服务公司,提供供电、供水还有运输服务,其中的电费就可以转让一点给水费。

环境部长最有权力

  南方周末:在水管理这件事上,法国政府如何从行政机制上安排避免多头管水?

  布里斯·拉隆德:法国政府在1964年创建了流域系统。我们现在有6个流域,分别设立6个水务机构。他们在法律框架内与地方政府合作。市长是最主要负责人,他必须保护水源,处理废水。市长需要与流域的水务机构合作,他有不同的选择:你可以政府自己来做,也可以和公司签合同。比如我们需要扩大排水系统,就在与一家负责大巴黎地区和郊区的公司合作。

  南方周末:流域水务机构涉及多少政府部门?他们各自的职责和分工是什么?

  布里斯·拉隆德:有负责城市建设的部长、负责处理地方政府事务的部长、内政部长,还有环境部长。但实际上环境部长是最有权力的。运输、工业、建筑、农业都需要水,需要有人来调度,这个总的协调者就是政府里的环境部。

  南方周末:这些地方和中央部门之间会有冲突吗?怎么解决?

  布里斯·拉隆德:哦,他们经常发生争执。环境部可能说循环利用水资源非常好,请尽可能使用。但健康部说不,这水可能对于我们是危险的。他们之间有冲突,但有冲突是好事,也是一种环境与健康问题的讨论。

  政府总理有最终决定权,对两个部门的争执进行仲裁。

  地方上,大多数城市拥有水道网络,这些管道归市政府所有。市政府必须维护它。涉及自然资源的处置,由当地的市长做决定。市长会问部长或政府:你授权我这么做吗?我是否被允许这样做?

  南方周末:据你观察,法国过去几十年来,环境部门的话语权是否有变化?

  布里斯·拉隆德:法国的《环境法典》规定了以环境部为核心的一体化环保管理模式。在法国,环境部处于强势地位,这些年环境部长的权力变得越来越大,因此取得了如此成果。

  当然,这也取决于谁掌管这个部门。现在我们有一个很有名的环境部长,他是政府的二号人物。除了负责管理环境,他还负责能源和运输,在他之前的一位部长曾经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环境部长,他掌管环境、能源、运输和住房部门。

浏览更多相关资讯敬请关注水与中国微信公众号 

 

【如何关注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方法一:打开微信直接“扫一扫”图上的二维码即可。方法二:打开微信,并点击“通讯录”并点击右“公众号”选项;在“公众号”页面里面,点击右上角的“+”号选项;在“查找公众号”页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输入“水与中国杂志”,并点击“搜索”按钮;在“搜索”结果里选择第一个,即水与中国杂志微信公众号,点击关注“进入公众号”即可。  
【下次如何打开你关注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呢?】——进入“通讯录”页面后,点击“公众号”;在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经关注过的水与中国杂志公众号。
来源:南方周末 编辑:李楠